鯛魚燒最高(*^~^*)

pm/dm/hq/hp/ma/阿松
拖延症、懶癌未期患者
雜食向

今天根本不是同学聚会而是秀恩爱大会好吗?!---摘自现役一号英雄木偶的吐槽备忘录

(下)


直達列車


(上):1


(中):2


#occ可能


#我英全BG向

#如有雷請自行轉左開門離開

#君=くん

#酱=ちゃん

#桑=さん

#那麼,食用愉快






绿谷出久一直认为自己的酒量相当的 “不错” 了,直到刚才为止,呢。

那可是,相当不得了啊⋯⋯

在他学生时代那三年的印象中,常暗踏阴是个内譣温和但实际上生患重度中二病并已经弃疗的患者,几乎每天都挂着一副轻描淡写的沉静表情,虽然和天生云淡风轻的轰全无可比之性就是了。总而言之,情绪是个不太有明显起伏的人。

只是,他刚刚看到了什么?

常暗踏阴,寸步不离的,黏着梅雨ちゃん,就像滩融掉了的果冻,还要是可乐味的。

不不不,这不是果冻是什么味道的问题好不好?!

重要的是那个化成了浆糊似的物体是常暗くん啊!

那个,坐怀不乱的常暗くん啊!

而且,梅雨ちゃん完全习惯了似的样子。

还相当的清醒。

看向常暗くん的眼里承载着的笑意仿佛闪耀着母性的光辉。

母性的,光辉?

算了,还是不要去想了。

他还是十分洁身自爱的。

“看来大家都醉了呢〜还远远不行呢kero〜”

那是梅雨ちゃん你的酒量会太好了啊啊啊啊啊!?

丽日她们那样子才是正常的啊啊啊啊啊啊!

他们刚刚可是叫了12打生啤啊啊啊啊!! ??

总共144罐啤酒啊啊啊啊啊!??

还要是标准玻璃瓶酒精含量7%的那种啊啊啊啊!!!!

不醉才怪好吗吗吗吗吗吗!! ???

至于为什么要叫上12打这么疯狂,不要问了,他不想知道,虽然他能猜到些许端倪。

大概是芦户さん想要灌醉八百万さん情报吧⋯⋯只是革(和诣)命尚未成功芦户さん已经先醉醺醺了,切岛くん也来不及。嘛也没办法吧?谁叫轰くん眼也不眨接二连三地帮八百万さん挡酒,而八百万さん是喝惯红酒的富家千金啊?不过现在的话酒精的效果好像开始起效了呢。

坐在一旁的爆豪顺着绿谷的视线,看向女子桌那边意料之内地开始发酒疯的丽日,默默地翻了个白眼。

看来是时候收拾烂摊子了。

他心里默默地 “嘁” 了一声,拿捏好情绪后满脸 “这个女人好麻烦” 的表情起身走过去。

“喂,大饼脸,回去了。”

爆豪居高临下的俯瞰着右手拿着空酒杯乱晃的丽日,语气尽量温柔的说道。只见丽日茫然地抬起头,身体那向后翻的弯度让她的视线完全是倒着的。因酒精而产生的红晕包裹着她的脸颊,胸前的事业线若隐若现,奶棕色的双瞳充满了湿气,整个人在酒气的衬托下显得色气满点。爆豪感到一阵莫名的燥热,但丽日的下一句话瞬间就让他把这恼人的感觉抛到九霄云外。

“啊,是胜ちゃん呢!啊咧⋯好奇怪啊⋯⋯为什么胜ちゃん你的脸是皱巴巴的呢?好丑呢噗哈哈哈!”

客房有那么一瞬间静了下来。

不,正确一点来说,是只剩下绿谷紧张的啐啐念声。

丽日さん你就算是喝醉了也不要跑去挑战胜的底线啊啊啊啊啊!!!!

会炸掉的居酒屋会炸掉的啊啊啊啊啊!

损失费和保险金会赔惨的啊啊啊啊我们们们们们们!!!!

这位现役的No.1英雄还是一如以往的爱操心呢。

无视掉臭久烦人的念念有词,爆豪胜己努力忍着想要揍人的冲动,看着眼前醉得头晕转向却还在作死的丽日语气颇为不善的说道

“炸了你啊圆脸女人,你这他妈是喝到脑子进糊了吗!?给老子滚回家去!”

“㖿⋯⋯不要啦⋯我还未喝够啦⋯⋯好不容易才见到大家的说⋯⋯再一下下啦⋯⋯”

丽日一听到 “回家” 二字立刻扔下手上的杯子依依不舍,紧紧抱着桌子死不放手,带着不情不愿的语气回到,摇摇头向他撒着娇爆。豪看了看失去思考能力的丽日,又看了看桌上那一打喝光了的空酒瓶,忍无可忍地吼道

“上次吐得东歪西倒的经验你这浆糊脑袋是给忘掉了吗!?到底是那个傻女人哭丧着脸说再也不碰酒的啊!?”

这女人他妈是没有分寸的吗!?

她知不知道上限这个概念的啊?!

不,她不知道吧!

因为一直以来老是在胡闹的都是她好吗!?

“但是嘛⋯⋯上次是上次,这次是这次⋯⋯我完全一---点问题都没有喔!你看!!

丽日不甘心地坐直身子,试图一脸严肃的说服爆豪,只是酒精作祟,这份严肃持续不到一会就被断断续续姗笑给取替了。

“嗝!啊哈哈哈⋯呵呵呵呵⋯嘻嘻嘻嘻嘻⋯啊不行了嗝!胜你的脸真的好逗啊哈哈哈哈!!!为什么可以皱成这样啦啦啦!像脱了水的皱皮瓜一样⋯⋯不对不对是头顶榴櫣的沙皮狗噫嘻嘻嘻!简直一模一样啦喔呵呵呵呵啊哈哈哈哈哈!”

“老子他妈才不是什么沙皮狗啊啊啊啊白痴圆脸女女女!你他妈找揍吗!?这样嘿啦嘿啦的像个白痴一样傻笑着还跟老子说没问题! ?老子除非脑子抽了才会相信你的鬼话!你他妈别再给老子废话了,要不老子像搬垃圾一样扛着你回去,要不你现在立刻给老子站起来回家去,二选一!”

爆豪胜己觉得自己今天的忍耐力又提升到了另一个极致。要说这女人最麻烦的是什么,那就是脸皮厚得要死,和那软磨硬泡的赖皮功夫,每每都在挑战他的极限。

她这他妈是在当自己是勇者在斗恶龙吗!?

“嗯⋯胜ちゃん真凶啊⋯⋯”

丽日不满地扁了扁嘴,却还是乖乖地放弃挣扎,双手撑着桌面打算站起来。可试了几次,她还是纹丝不动地坐着。然后,她抬起头眼带泪花的看着爆豪说道

“啊咧?腿,好像使不上力气呢⋯⋯小胜⋯我站不起来⋯⋯”

⋯⋯这女人他妈是在开玩笑吗!

“大饼脸,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炸了啊!刚才是谁还在说完全一点问题都没有的啊!”

“对不起嘛⋯⋯可是我刚刚真的感觉完全没事的嘛⋯⋯所以,胜ちゃん,嗳!”

面对爆豪看似要杀人般的表情,丽日依靠毫无顾忌地向爆豪伸出双手。爆豪摆出绝不卖帐的态度,可还是臭着一张脸将丽日伸出的手搭在自己的肩上,小心翼翼地将小巧的她背了起来,手臂上还不忙搭着她的挂包。同时还不忙转过头对着丽日颇为敏感的耳朵咬牙切齿地预告道

“大饼脸,老子明天绝对有你好看的。”

正舒适地赖在爆豪背上的丽日往他的颈窝缩了一缩,茶棕色碎发下是红透了的耳根。

绿谷见状,立刻拿起爆豪放在坐垫上的背包,从坐位上站起身来急步走向准备离开的二人,笑着说道

“啊胜ちゃん,你的背包!那么明天再见了呢!要照顾好丽日さん啊!女孩子可不能那么粗暴地对待喔!明天记得不要迟到啊!”

心情极差的爆豪在听到绿谷不识时务的善意提醒,一直压抑着的脾气终于上火全都炸了出来。

“啰啰唆唆的吵死了废久!不用你一一说明老子也清楚得很啊!你是臭老太婆吗?!”

只是绿谷也不怕,多年来的相处下他也已经习惯和知道如何应对爆豪的暴脾气,更何况他们的事务所还处在同一个城市,处理事件时也经常合作,当年的畏惧已经所剩不多了,之间的关系亦今非昔比,早就已经相互平等看待了。他熟能生巧地应付道

“嗯,路上小心呢!”

“别他妈无视我啊狗屎第一!”

绿谷对于爆豪的暴恼不为所动,只是探头看了看伏在爆豪背上的丽日的状况,脸青口唇白,只剩缺少一个作呕的表情。看来果然喝了很多啊⋯⋯
绿谷拍了拍爆豪的肩膀,指着快要睡过去的丽日说道

“胜ちゃん,你快点回去比较好喔?丽日さん看上去快不行了。”

“还不是你他妈吱吱喳喳的屁话一大堆老子才回不去的啊!!!”

气绝的爆豪 “砰” 的一声拉上了帘门,气势汹汹地头也不回地走了。

长大了呢,绿谷,爆豪。

众人欣慰的一把泪看着他们想到。

作为始作俑者的芦户此时此刻正靠在切岛的肩上睡死过去,完全的置身事外。切岛轻轻地截了截她泛起红晕的脸颊,只见她皱了皱眉头轻哼了一声,换了个更舒适的姿势继续睡下去,毫无任何反应。

不行了,完全没有苏醒的迹象。

还是回家吧。

他揉了揉芦户毛绒绒的脑袋,侧身说道

“起来了三奈,回家再睡吧。”

“嗯~~~”

芦户三奈伸出手圈上他的脖子,身体几乎倒挂在他的身上,慢慢呢喃低语着 “走吧走吧⋯⋯”

他低下头哭笑不得地看着毫无危机意识的芦户,女英雄孩子般的睡相只有他一人知道,毕竟谁会想到女汉子一般的粉红女郎会有着这样的一面呢?可是啊,在这个世界上对于她来说最危险的人,是被她那致命的吸引力魅惑着的---

切岛锐儿郎啊。

“真是没办法啊。”

他小心抱起像树熊一样环着他的芦户,对唯一清醒无后顾之忧的绿谷说道

“绿谷,我们也先回去了,之后就拜托你了。”

“好的,之后再见!”

“喔!”

目送着切岛离去,轰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转过头看了看身旁一脸平和安静的笑着的八百万。

啊,果然,不妙了。

他知道八百万的酒量一点都不差,毕竟同为名门出身,他们自幼就要接受训练以应附往后酒会的应酬,所以他很清楚八百万的酒量。可是大概今天是太高兴了,没有去注意量度一不小心就喝多了,再加上芦户她们有目的地灌酒,醉掉也不足为奇了吧!

“八百万---”

“我没事的哦焦冻,不用担心我。”

大概是猜到了他想说些什么,八百万在他还未吐出完整的句子之前便打断了他,还恬静地笑了笑。

他不得不感叹八百万细致的观察力,真的是名符其实的洞悉人心,怪不得她是如此的擅长出谋献策。只是,他却更加肯定八百万现在绝对是醉了。

毕竟她刚刚可是叫他焦冻啊?

在外面她从来只叫他轰的。

如果这时候她能把她那观察入微的细腻触觉放到自己身上,大概就能察觉到自己的异样了吧?

只是那样的话,就不是八百万百了。

毕竟她从来都只注视着他人,而忽略了自己。

什至还加上了一些不必要的束缚。

所以,他的眼里由始至终都只有她。

看着她所忽略的一切。

只看着,他的八百万百。

今天就稍微,让她任性一下吧。

“嗯,我知道的,只是以防万一。”

她抬手遮着嘴愉悦地笑了,慢攸攸地笑道

“焦冻你担心过头了啦!”

“也是呢。”

“嘻嘻〜”

啊,这就是他喜欢的人。

真是,多么的可爱啊。

耳郎响香撑着头干瞪着眼前仿佛周围都冒起了粉色泡泡秀着恩爱的两人,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这两人是当她瞎的吗?!

为什么能这样视若无睹的迅速进入了二人世界?!

做不来啊她可绝对做不来啊!

她应该佩服他们吗?!

不,绝对不。

本应坐在她身旁的上鸣早已喝到酒至半酣,此刻正枕在她的腿上睡得安稳。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每每她把他推到一旁让他自个儿凉快去后,他总是不够三秒便连滚带爬的懒回她的腿上。她什至拜托八百百创造出了麻绳绑住了他,然而他却像只脱水的飞鱼似的连环起跳扑到她身上去,仿佛自带GPS一般总能准确地像只䰼鱼一样紧紧黏着她不放。这匪夷所思的防卫战整整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最终迫得她万念俱灰的放弃抵抗。

她低下头恶狠狠地瞪着酣睡的上鸣,她真想就这样用双眼使出喷射火焰的招式烧死这死皮赖脸的皮卡丘解解恨。

这家伙故意的吧绝对是故意的吧!

那雷达一样的直觉是怎么回事啊啊啊啊!!!!

完全不可理喻啊啊啊啊啊!!!!!

还有,为什么不是她醉了而是这个电气白痴醉了?!?!

她喝得还比他多啊啊啊啊!

酒量是有多差啊啊啊啊啊到底底底底底底!!! ???

她简直快要气炸了。

频频作死的上鸣偷偷张开双眼看了看憋气窝火的耳郎,更加心安理得地蹭了蹭头下柔软富有弹性的双腿,佯装冷静的外表内心却是澎拜得波涛汹涌。

啊啊啊啊啊啊感谢神神神神!!!!

装醉这个决定实在做得太对了了了了!

一直心心念念的膝枕终于getttttttt!

就算之后被响香发现挨打也此生无悔了啊啊啊啊啊!!!!

下次就挑战壁咚吧!

感觉响香会好帅!

洞悉一切的绿谷看着发花痴中的上鸣,无奈地笑了。

原来是指那边吗⋯⋯?

峰田实生无可恋地看着曾经的 “同胞们”,本以为还有赖吕和口田都是单身狗联盟,却在刚才得知他们也已脱身,什至连 “冰清玉洁” 的饭田也找到了另一半。

为什么,为什么只有他,为什么要这样对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八百万的八百万级巨乳!芦户的小蛮腰!叶隐若隐若现的内衣!丽日柔软的身体!!!!蛙吹那令人意外的胸部!!!!!全都不属于咱了啊啊啊啊啊!!!!!”

不,一开始就没属于过你好吗?!

绿谷额冒冷汗的看了看正欲哭无泪地伸诉着的峰田,又看了看神不知鬼不觉地走到峰田身后目露凶光的尾白,默默的比了个手势念了句南摩柯里陀佛。

“啊好痛!要死了要死了咱要死了,尾白你这是谋害忠良啊啊啊啊啊啊啊!!!!咱今天到底是为了啥而来的啊啊啊啊啊啊?!?! ?!”

愿主保佑你,峰田くん。

————————我是分割線(#~#/)—————————

“胜ちゃん⋯⋯”

“⋯⋯”

“胜ちゃん?”

“⋯⋯”

“胜ちゃん!”

离开居酒屋后的爆豪虽然牢牢背着丽日,可脸上还是满满的怨念,而丽日开始有意无意的不断叫着他的名字,耐性本来就很低的爆豪忍不住回头吼道

“吵死了大饼脸!到底怎么了啊!?”

“嘻嘻,什 - 么都没有哦!”

靠!!!!啥叫什么都没有?? !!

如果不是因为她醉了,他相当的想来一个肩上摔。

“⋯⋯⋯你他妈再吵一句我就立刻把你扔下来!”

“胜ちゃん!”

“你这他妈是听不懂人话吗?!”

“嗯哼,最喜欢你了哦,胜,己!”

像是要表达自己的喜欢有多浓厚,她圏在他脖处的双手环得更紧了,像小猫似的蹭了蹭他温热的颈背,依偎着他的后背安心地睡了下去。

“⋯⋯”

“哼,算你识相。”

另一头的八百万和轰今天也依旧风平浪静。

大概。

“好久没有像这样,一起走着回家了呢,我们。”

“的确如此。”

“总觉得,好开心啊今天,见到了好久不见的大家,还有轰。”

啪哒。

“周围也好像感受到了这兴高采烈的气氛,咕噜咕噜的打着转呢。”

咯噜。

“真的,好高兴啊!”

咕咚。

“百”。

“嗯,怎么了?”

“你喝醉了,是吧。”

轰嘴上说的是疑问句,但语气却无比的肯定。

“没有喔,我精神得很喔!”

八百万奇怪的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说话的轰,头微歪爽朗地笑着回道。

她没有喝醉啊?虽然她知道自己酒量不太好,但她今晚也有好好控制自己。没有晕乎乎的感觉,只是整个世界都好像在转圈圈似的,还有感觉轻飘飘的?除此之外一切良好啊?

咕噜。

咚。

轰看着八百万那过于灿烂而在那张柔和的脸上显得突兀的笑容,如果说刚刚是微醉,那么现在则是醉得彻底了。真是的,到底喝了多少啊?他低头看了看怀里那堆工艺品,默默地叹气,颇为无奈的看着眼前歪着头双手绕臂指尖轻轻碰着嘴唇努力思考的人儿,试图让话语表达的意思更加明确

“啊,不对,应该是说,不要再创造东西了,百。”

哒。

咔啦。

“咦?”

八百万停止了思考状,惊异的抬头,先是看到了轰怀里抱着的一大堆小巧精致的工艺品,又低头看着自己祼露的手臂上那颗已经完成百分之九十准备掉下的工艺品,她的意识这才开始慢慢清晰起来。

咯。

工艺品完成创造的程序掉下来了。

并缓缓地滚到轰的脚边。

仿佛轰的身上有什么磁场在吸引着它自动靠过去一般。

那是一个有着轰的面容和特徴并穿着英雄服的不倒翁。

她就这样呆呆地站着看着整个过程的发生。

然后意识突如其来的全部回来了。

感觉,有点热⋯⋯?

不,不对啊啊啊啊啊啊!

是完全的惊谎失措。

“这,这这这,我,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创造了那么多个套娃的?”

“差不多是从和大家分别之后不久吧。”

轻描淡写的语气,仿佛那是什么不值一提的事。

“我,我无意识地,创造了这么多套娃吗?焦冻,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的,这不是麻烦你帮我善后了吗?”

“没事,我不介意。”

依然是无关痛痒的表情。

然后,她看到他笑了。就像那天,那个带点狡诘的笑意。

“再说,我很久没有看到过这样的百了。所以,看多一会也挺好的。”

这,这个人真是啊⋯⋯

总是这样子,有意无意的让她心动。

都不知道到底他是故意的还是什么。

“百”。

以 “是?”

她侧起头看向如今已经高了她半个头,悄无声息地捧着她所创造的不倒翁走到她身边,从曾经无知的少年脱变成现成成熟稳重的No.2英雄的轰焦冻,轻轻地答道。

“下周一,你有空吧?”

“咦,是的,那天我休假,怎么了吗?”

四年过去,眼前的女性依靠保持着当初少女时代的清秀,不同的是曾经的肩并肩变成了今天的手牵手,而这段关系会一直持续下去至永远。

“没什么。”

他淡笑道。

我们来一场,久违的约会吧。

后半句,他没有说出口。

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

只是他单纯地,想给她一个惊喜而已。

毕竟她那惊讶之后所绽放的笑容---

可好看了。





#終於填完一個坑很是感動😵😵😵😵😵😵😵時隔兩個月的更新🙈🙈🙈🙈🙈🙈大學開學有很多事情要忙所以消失了那麼久真的很對不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原諒我吧吧吧吧吧吧吧🙇🏾‍♀️🙇🏾‍♀️🙇🏾‍♀️🙇🏾‍♀️🙇🏾‍♀️🙏🏻🙏🏻🙏🏻🙏🏻🙏🏻

#土下座🙌🏻🙌🏻🙌🏻🙌🏻🙇🏾‍♀️🙇🏾‍♀️🙇🏾‍♀️🙇🏾‍♀️🙇🏾‍♀️🙇🙇🙇🙇🙇🙇

#普查:大家是想我填魔王的坑先呢還是轟同學這麼可愛的坑先呢?👻👻😳😳🙈🙈不要告訴我是my hero🌝🌚🌝🌚🌝🌚那可是個大·坑🤡🤡🤡🤡🤡

#最後,感謝閱讀至此的小可愛們😌😌😌😋😋😋💕💕💕

评论(17)

热度(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