鯛魚燒最高(*^~^*)

pm/dm/hq/hp/ma/阿松
拖延症、懶癌未期患者
雜食向

"柔弱"的魔王与顽劣的勇者

02


#occ可能

#cp杂向(主胜茶轰百,出>胜,微欧出)



对于眼前的一片狼藉他还是有点难以置信,毕竟这里前一夜才刚办完一场盛大的舞会庆祝魔王的归凯,虽然主人翁完全处于喜悦之外,而昨晚他也只是从阳台的落地窗外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源由不外乎是由于他现在尴尬的身分,贸然闯进然后引起过大的骚动可不是他所渴望见到的。

而如今,他又做着和昨晚同样的事,是上瘾了吗?还是说偷已经成为了他生活中的一种习惯?他可完全不欢迎啊!

将厚重的木门"吱呀"的一声推开,他获得了一如所料来自于全场沉默的注视,只有高台上站着的女性一脸"果然如此"笑容满脸的神情府视着他。一瞬间集中于他身上的目光让他些微有点不习惯,什至可以说是紧张。果然是因为离开了太久让他对这闪着蓝色火焰的大殿产生了陌生感吗? !小心翼翼地对上女性魔人石榴般的红瞳,隐藏在笑容下那锋利的恶意让他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好对付啊⋯⋯

"好,好久不见啊⋯⋯八,八百,万⋯啊哈哈哈⋯?"

战战兢兢地开口,高台上的女性魔族出乎预料地只是温婉地笑着,似乎不打算预以回应。倒是从人类的一方他能感到一丝锐利的目光,是来自那个被称为天才魔术师的年轻少年吗?这下,可变得相当有意思呢。

"还真是,好久不见呢,前代。"

"嗯⋯是没错呢⋯⋯不过还是,来迟一步了呢。"

说毕,视线忍不住转向大厅的一角,曾经活力四射的少女如今死气沉沉地伏卧在血泊中,却被夺去自己性命的少年紧紧地拥在臂弯中久不放手,而将他们二人推上绝望的深渊则是自己呢⋯⋯

还真是残酷啊⋯⋯他这个人。

"那么,你是来做什么的呢,前代?是来肃清勇者一行人,还是纯粹只是因为代理倒台了而回来接回本来属于你的位置?"

女性魔人低垂着眼,用泠静的声线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几乎是同时地,他可以感到人类的一方在听到八百万的言词后瞬间屏息了气息。也是呢,刚刚才好不容易打到了魔王,完成了使命,解放了人类。但八百万刚刚的一番言语却打碎了他们一路以来辛苦拼博换来的一丝曙光,而眼下与八百万陷入了纠缠的天才魔法师—他记得是叫轰焦冻吧?以及失去了求生欲望、正陷在无尽的罪恶感当中逐渐失去自我的他的寄生者的青梅竹马—曾经作为人类的希望的勇者爆豪胜己,两人的心思明显地已经丝毫不在讨伐一事之上。强烈的无力感与矛盾感让被卷入这巨大旋涡之中的四人心力交瘁,爱上不应爱上的人,爱上在双方的族群眼里属于万恶的存在的人,爱上在未来的道路上永无可能相互交错融和的人,大概命运弄人就是如此吧!

将视线投向一直沉默的勇者,即使现在控制着这副身体的意识并不只属于他的青梅竹马绿谷出久,但多年的相处让他多少也能猜到此时此刻对方的所思所想。

爆豪胜久浑身僵硬地拥着怀里冰冷柔软的瘦弱躯体,看上去如此弱不禁风的少女却是他从立志成为勇者以来一直心心念念绝对要讨伐的对象。他现在本应是享受着胜利的喜悦,将希望寄托在他身上的人民也在等待着他的凯旋,但他却什么都感觉不到。

什么都,感觉不到。

不,正确一点来说,他是有感觉的,但正因为过于真实的触感,让他不愿去想。

焦躁、愤怒、不安、更多的是绝望和不甘。

他虽然能明确地感到这些多到数不清的复杂情绪在他的体内爆炸、失控,但他的内心却像是被掏空了似的,无论有多少的情绪,都装不满那空荡的心洞。

为什么不告诉自己真相?

为什么不信任他?

为什么要这么心甘情愿地看着他将Excalibur刺入自己的腹部?

为什么,在临终时要向他露出那么温柔的笑容?

为什么要跟自己道歉?

为什么要原谅这个夺去自己性命的家伙啊! ?

老子不值得你这么做啊!

喂,你有没有听到啊! ?

不要,原谅他啊⋯⋯!

他睁着那双腥红色的眼睛,看着依靠在自己怀里静静地睡着了的少女。玫瑰色的薄唇染上了病态的黑紫色,染血的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就像往日那些活泼、温婉的笑容一般。白净的脸庞满是点点抺抹的血渍,隐藏在眼帘下那机灵温润的褐色双瞳亦永远地拉上了终幕不再睁开。头上那对卷曲下垂的碽大魔角象征着她魔人的身份,娇小的身躯被包裹在染满了紫红色血液的黑袍之下,宛如一具雕剢精美细致、却一碰即碎的陶瓷娃娃,遥不可及。

低下身将额头抵上她双眼紧闭的脸上,炽热的温度与冰冻的冷度奇妙地融合起来,形成让人感到舒适的气温,就像是在与她相处时产生那令人沦陷的温暖一般。但萦绕在鼻梁上那刺鼻得令人作呕的血液与脂肪混合着的腥味,则不断地向他输送着她早已离他而去的现实。

他像是拒绝理解和思考一般,闭上了那代表着"被诅咒之子"的红眼,但身体的潜意识却强迫着他去思考他的所作所为的合理性。

他是勇者,有着讨伐魔王解放人类的责任,所以他必须杀了她,用他那早已沾满鲜血的双手夺去她的生命。

但他亦是爆豪胜己,仅仅只是一个爱上了有着魔王的称号的女子的普通人。但手心里沿沿不断地流着的,却讽刺地是属于心之所向的少女血淋淋的血液,可悲又可笑。

他真的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看着爆豪矛盾的样子,绿谷很不是滋味。他没有想过结局会是如此,当初和少年的约定刚好和现在的局面完全相反,他们想做的事与现在截然不同,做法亦背道而驰。但即便如此,约定就是约定,他已经约好了绝不违约。

并且,一定会实现他的愿望。

他的记忆仿佛回到了初次见面的那天,他是在幽森的密林中遇见那位少年的,那时他那落魄的模样可谓相当惨不忍赌,但他依旧问出了少年的心中所想。

"人类的少年啊!你,想要力量吗?"

"啊,是的。我,希望自己能拥有力量。希望​​自己在那个时候也好,现在也好,都可以拥有力量。那么我就不会变成负担,而是可以并肩而行了吧⋯⋯"

绿发少年靠着粗状的树干,曾经流动的鲜血早已凝固成紫黑色的血块,他的身躯软软地伏在地上一动不动,腹部上有着数处血肉模糊的伤口,作为魔王的他很清楚那是人类的武器所造成的,毕竟切口过于整齐了,而自己也曾在被人类打伤过,不可能认不出来。

"并肩作战吗?相当有趣的答案呢还真是。不过你,保持这副模样多久了?你们人类这是在自相残杀吗?那个伤口,是魔导枪弄出来的吧?"

带着肯定的语气询问对方,他若有所思地看着眼前鲜血淋漓的少年。肉体的状况是如此的虚弱,他也能独自一人硬撑了那么久,而且还是在伤口没有被妥善处理缝合止血的情况之下。嗯,这名人类少年的意志力和毅力还真是,不容小觑啊!

"啊哈哈哈哈,自相残杀吗?我想也差不多了吧⋯⋯你知道勇者候补吗?卡洛斯兰卡王国一直都在等待讨伐魔族的机会,那就是将Excalibur拔出勇者再现的时候。所以王国每两年都会举办一次圣夜祭,让勇者候补们参加拔剑的试炼,从而找出勇者的所在。"


"而不知该说是幸运,抑或是不幸,我的青梅竹马就是那名被神所选中的人。但是我们居住的村庄和魔族的村落挨的很近,所以村民和魔族一直以来都相处得很融洽,经常互相帮忙,所以小胜不想成为勇者,因为大家其实都是很温柔的人啊!之所以会去参加圣夜祭也只不过是一时兴起的好奇心和好胜心罢了,我们根本没有想过会被选上。"


"但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就在今天不久前,魔族却血洗了我们的村庄,明明和平共处了那么久,果然是本性难移吗?但是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本性难移的是我们人类啊,从来都是我们人类呢⋯⋯为了让小胜成为勇者,他们必须让小胜对魔族埋下仇恨的种子,所以,他们控制了魔族,将他们狅暴化。我看见了,也听见了,国王兵的丑陋、装着黑绿色液体的注射器和歇斯底裂地反抗着叫喊着的魔族们。"


"一切的缘由都是人类不断彭胀的欲望,什么侵略,什么狂暴凶恶,都只不过是假象,都只不过是,人类满足自我贪焚的欲望的籍口而已。对立根本从一开始就不存在啊!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们自己在自编自导,还真是,可悲啊!"


"然后呢,因为我发现了真相,不知所措的情绪和恐惧让脑袋变得一片空白,只剩下'得尽快回村告诉大家避难'这唯一的想法。很可惜的是我被国王兵抓到了,为了杀人灭口,他们就正如你所说的一般用魔导枪射伤了我后,把我扔进了这片森林里自生自灭等死喂狼,所以你才会见到我如此狼狈的样子呢⋯⋯现在这个时候,村子里的人也好,魔族们也好,大概都已经被杀光了吧?而他们此趟的目的也顺利达成了,小胜应该也被领回王都接受勇者训练了吧!而我·⋯哈哈哈⋯··还真是逊啊⋯⋯"

少年脸上挂着一副包含着自嘲意味的难看的笑容,一口气地说出了自己的经历。流失过多的生命能量引起了他一阵猛烈的咳嗽,上气不接下气地全身颤抖着,他痛苦地咬着牙皱着眉头,垂在身旁的右手紧紧地握成了一个拳头,尖利的指甲深深陷入了手掌的血肉之中,忍耐着又一阵钻心的剧痛。

他很清楚自己命不久矣,一般来说受了这么重的伤,正常人早就因为失血过多而晕死过去了吧?至少不会像他这样死活不肯闭眼地硬是撑到有人发现自己为止。不是说他没有想过自己会在没人发现垂死的自己的情况下默默死去这绝望的结局,但至少在他仍然活在这个世界的时间里时,他是绝对不会放弃任何一丝希望的。而这份顽强固执的精神力则是他在从小和小胜的相处之中磨练出来的,不得不说一直以来的忍耐竟然在这种时候派上了用场,还真是个可笑他这个人。

他感到眼里所映视的事物开始变得朦胧,像是四处散裂的沙子一般,曾经完整的物体正在一点一点地崩瓦解体,逐渐形成所谓的残影。头脑也变得昏昏沉沉的,却同时地也像是要炸开了一般的痛得令人作呕,而两种奇异的感觉的相撞则令他的眼皮开始向下低耷,浓浓的睡意如决堤般锋涌而至的向他袭来,意识的逐步剥离让他正在慢慢失去身体的控制权。

看来,到此为止了啊⋯⋯

但是,在他死之前,他必须,他必须要—

"人类的少年啊,我有一个提案,一个可以让你活下来的提案,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接受呢?"

眼前雾状的人影所说的话让他重新燃起了希望之火,他用力地抬起头,注视着那与形象不符、对方过于正义的灿烂笑容,充满不解地提出疑问。

"你,是魔族吧?为什么,要,帮助我这个,人类?这对你而言,并没有什么,好处吧?"

的确,就如少年所说的一般,自己确实没有必要向垂死的人类伸出援手,这有违魔族弱肉强食的天性。

但是呢,但是啊⋯⋯

即便如此,他也还是想将自己从小到大的梦想实现,不论要牺牲什么,付出什么代价,即使被称作为异端者,他也在所不惜。什么为了那个目的,他凭着自己的努力,从一个不起眼、不被认同的弱小之人,一步一步的爬上了那个曾经望尘莫及的位置,成为了统率全族的王者。

他想要的很简单,却也最难实现。

仅仅只是希望人类和魔族可以互相理解、互相尊重、互相帮助。

不再有纷争、不再有侵略、不再有杀剹。

拥有平凡的、普通的、和平的生活。

他只希望所有人都可以一切安好。

都可以自在地、安心地、幸福地活着。

那就是他那微不足道的愿望。

所以他才要成为,和平的象征。

"理由什么的很简单,因为你有价值值得我这么做,你有成为和平的象征的资格。"

少年似懂非懂的看着他,碧绿的曈孔写满了疑惑,但却语气坚定的回答了他。

"只要我能活下去,我怎样都没有所谓。如果成为和平的象征是你对于我的契约,那么,你愿意帮助我实现我的愿望,作为我对于你的契约吗?"

他直视着少年纯粹的绿瞳,裂着嘴笑了起来。

"那是当然了,人类的少年。"

他收起过往的记忆,将意识抽回现实,直盯着八百万,露出了如当日一般的灿烂笑容,回答对方咄咄逼人的提问。

"我是,作为和平的象征而来,为了实现我們的愿望。"




#久違的更新🌚🌝🌚🌝最近近乎天天要上班都沒有時間想劇情了啊😭😭幸好星期天颭風八號風球,讓我休了一天的假🤓🤓✌🏾✌🏾這才有時間寫啊😭😭😭😭

#嘗試寫了小胜、小久和欧叔的內心自白,因為設定的關係三人的性格都有所改變,所以和原作會有點不同呢。

#魔王勇者的paro一直都很嶻我萌點,如果完了坑大概會有寫他們在之前一起冒險的西幻風格的前傳的打算,當然也要我有那個動力才行😂😂🤣🤣所以如果想看的話留言告訴我吧😎😎我會變得很有動力的💃🏾💃🏾

#那麼,祝大家食用愉快👼🏿😎🙆🏽

评论(1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