鯛魚燒最高(*^~^*)

pm/dm/hq/hp/ma/阿松
拖延症、懶癌未期患者
雜食向

轰同学这么可爱真的没问题吗?!

01

偌大的教室里,黑发的少女端正地坐在学生椅上,低着头阅读着平放在浅棕色木桌上厚厚的分子学结构百科全书。额前柔顺的刘海随少女低头专心至致阅读的动作垂下,挡去了些微过分灿烂而显得刺眼的阳光。温软如玉的碧黑双瞳跟随著书页上的行行文字而转动,仿佛没人能侵扰到她的领域一般全心全意地投入在书中的世界,即便是身处在这个吵闹的雄英2年A班教室之中。

午休的时候教室总是如此的吵闹,经历了一年半的同班生活,她亦早已习惯在这种声量下継续着自己的事。而她也是属于适应力比较强的人,总有办法在不同情况下创造出只属于自己的世界,虽然在这方面的话轰同学的造诣比她深许多就是了。

说起轰同学的话⋯⋯

八百万稍感疑惑地抬起头,将视线转向身旁空无一人的座位,头微歪地沉思着。

从放午休开始就不见轰同学的踪影呢!只记得他说过是要去食堂用微波炉加热便当,但一直不见人影就有点奇怪了呢!是加热后直接就在食堂用餐了吗?毕竟绿谷同学也不在呢!

八百万快速地环视了一下教室,确实,绿谷、饭田同学和小御茶子都不在,可能是一起吃饭了吧?她将视线重新固定在身旁的空位置上,猜想着随此之外的种种可能性。

曾经,她对于时不时就会陷入这种不断地想着同一个人的各种事情而偷偷乐着的思考模式十分苦恼,什至可以说是迷茫。她还以为自己一直引以为傲、可以装下整个世界的图书馆的脑袋出了什么问题,并一度陷入了思考的低潮。直到小响香善意的提醒,她才发现了问题的源头。

她喜欢轰同学,非常清楚明确地,喜欢着对方。

所以视线才总会黏在他的身上。

所以思绪才总是会在不知不觉间飘到他身上去。

所以在今年开学时才会因为再次和他成为邻座而在心里雀跃地不断感谢相泽老师嫌麻烦的性格。

所以才会对他的一切如此不合常理地感到着迷。

因为,她很喜欢他啊!

不过,轰同学并不知道呢!

毕竟,她小心谨慎的性格可是将这个小心思藏得好好的呢!

默默地叹了一口气,她收回视线,将桌面上的百科全书收好,并从抽屉中取出下一节课的所需品,井井有条地整理好桌面。忍不住将视线再次投向身旁的位置,轰同学还是没有回来,明明绿谷同学他们都已经回来了呢!

到底是去哪儿了呢?轰同学向来有着在上课时间前提早15分钟回到教室预习的习惯,这种快要打上课预备铃的时间点却依旧不见任何踪影的行动还真是少见呢!果然很奇怪啊!

八百万瞪着桌面陷入了沉思,直到饭田一声响量的"起立!"才让她如梦初醒般发现早已到了上课的时间点,慢了一拍的身体反应机制让她后知后觉地站起身,跟随着大伙一起敬礼。然而,身旁的座位却仍然是空置的。

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她不禁有了如此想法。

"喂,有谁知道轰去哪了?"

"咦,轰不在吗?!"

"你眼睛果然是瞎的吗白痴电气?这无论怎么看都不在吧!唉⋯"

"刚才食堂里也不见人呢!对吧,小久君,饭田君?"

"嗯⋯平常都会一起吃饭的呢!不过今天却拒绝了。"

"正是如此丽日君、绿谷君!!"

"那种阴阳脸混蛋怎么样都好吧!"

"难不成一向品学兼优的轰酱也翘课了?"

七嘴八舌的讨论声充斥着整个教室,相泽消太嫌弃地翻了翻白眼,对这一如既往低质的讨论深感绝望。沉默地望向后排无奈地笑着没有参与讨论的黑发少女,他开口道

"八百万,你是班长吧?去帮我把那小子给揪回来。"

"唉,好的!"

被点名的少女受到惊吓似的迅速站了起来,急忙地理了理裙子的下摆便走出了课室,完全没有注意到背后那来自灭消英雄意味深长的目光。

大概,连她自己也不自知,在这群准英雄中,她一直都是最了解轰焦冻这小子的一个人。班长什么的只是一个恰到好处的理由,而他也只不过是刚巧捡来用了一用而已,随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

察觉到一丝敏锐的视线,他不自然地避开了那道目光,简直猜都不用猜就知道是谁了。他在想什么,他那番话背后的含义,完全被对方料到了啊!真是的,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管闲事了啊! ?连学生过家家酒似的恋爱游戏他都忍不住插了手,还真是,唉。

想着相泽老师刚才那一瞬不自然的神情,蛙吹梅雨低低地笑着。

老师,你还真是,一如以往的好懂呢。

全然不知班中情况又毫无头绪的八百万如今正在走廊里急得团团转,绕着双手苦苦地思考着。

轰同学现在会在那里呢?

如果真的是在翘课的话,会藏在哪里呢?

真是伤脑筋啊!

"心情不好的话,我会上天台吹风,虽然那里是学生止步的地方。"

之前聊天的时候轰同学好像有这么说过吧?

得到了些想法后,少女便将信就疑地踏上楼梯往天台走去。

"吱呀"一声地打开门,八百万仔细地扫视着四周。果不其然,一颗头发红白相间的脑袋静静地坐在避雷针槽后的一角,一动不动地看着天空。

轰同学真的在翘课啊⋯⋯

八百万在心里默默感叹着轰这种作为优等生已经可以算是出举的举动,放轻了脚步慢慢接近对方。

看来她对轰同学还有很多的不了解呢!

只是,越发接近对方身处的位置,八百万便越来越觉得有点不对劲。

不,是很不对劲。

眼前的身影缩小了不止一圈,雄英男生校服衬衫的下摆牢牢地打了个死结,缩短了衬衫原有的长度。细小的双手藏在因过长而从短袖变成长袖的衣袖下,短小白皙的双腿则露在长得变成裙子的衬衫下一晃一晃的。

似是感到背后有人,​​眼前的小个子转过了头。大大的琥珀灰色右瞳和萤蓝的左瞳一眨一眨地看着她,本来平静如水的表情在看到来者后染上了惊讶的神色。白嫩松软的脸颊泛着孩童专属的红晕,看得她呆呆的不知所措,然后她听见了那把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八百万?"

她学着面前的孩童刚才那模样眨了眨眼睛,不太确定地开口回应

"是⋯轰同学吗?"

"嗯。"

温柔的、只属于小孩子的稚嫩的、但是令她着迷的嗓音,无疑是属于轰同学的声音。

她的脸很不争气地红了。



#連續開了三個坑,那個人氣多就先更那個吧😂😂感覺會成為有生之年系列啊.......

#幼體化paro實在太好吃了😍😍😍👼🏿👼🏿👼🏿🙈🙈🙈💕💕

评论(4)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