鯛魚燒最高(*^~^*)

pm/dm/hq/hp/ma/阿松
拖延症、懶癌未期患者
雜食向

My Hero 01

Ch.1 论第一印象的重要性

丽日御茶子在最近才想起,自己并不是在开学的第一天才见到爆豪胜己的,而是在一个不知何年何时何月但总感觉是今年的一个下午遇见到的。事后她将这突然想起的记忆告诉了爆豪,一如既往亦不出她所料地,爆豪狠狠地瞪了她几眼,并被说

"什么时候遇见又不会对现在产生什么影响,波波头果然是波波头啊,头发蓬松想不到连脑袋都蓬松了,果然是跟得臭久太多了的缘故吗?"

"这这这,这跟我的发型有什么关系啊!你吐槽我的发型吐槽了我多少次了啊!还有小久跟这事完全没有关系吧!"

尽管她清楚地知道以爆豪的性格绝对会挑她发型的痛处,所以也千叮万嘱过自己不要去在意,但最后果然还是不可避免地抓狅了。

到底是为什么最后会选择了他啊!

如此的内心对白她也不知道说了多少回了,她不满地瞪着他,鼓着脸气愤地说道

"小气鬼!你这个只会战斗的笨蛋刺猥头!"

冲口而出可不是一件好事,尤其是对方是爆豪的话,不过她也不是没有对策,那就是速逃。

不出所料,在她迅速转过身以最大速度逃跑时,身后的爆豪已经气炸了,手掌开始发出"啪、啪"的声响,大吼道

"你说什么丽日!"

"这都怪爆豪你,我才没有错呢!"

这两人的喧闹已经可以算是雄英学院英雄科3年A班的日常之中的一部分,差不多是天天都要上映的戏码。刚开始的时候班中的人还是会管管劝劝架,但到了后来所有人都已经麻木了,连饭田天哉这位尽忠职守的班长都选择放弃的话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我说你们两个,就不能消停一下吗,快要畢業的人還天天都是这个样子真是麻烦啊,果然小鬼就是小鬼,快给我滚回你们的座位去。"

懒庸的无奈声线在丽日的身后响起,那股充满着"不爽"的阴冷气息让她只能在说了声"是"后灰溜溜地走回座位并向爆豪不断地使眼色。他看了看丽日劝告般的眼神又看了看班主任相泽老師那雙隨時隨地凖備發動無效化個性黑眸子里寫滿了"臭小子你敢反抗的話就將你大卸八塊"簡而易懂的想法的兇暴眼神,站在原地僵持了一会儿后便乖乖地走回座位,拉开椅子翘着二朗腿并用右手撑着下巴瞪着天空"切"了一声。

果然,相泽老师真的很恐怖啊!就算小梅雨再怎么说老师他其实很好相处也非常的可爱(​​到底那里可爱了!为啥她会说出这种话来?),她也还是一样会感到害怕。但是她也很清楚,相泽老师是一个如何专业且爱护学生的职业英雄兼老师,从那次模拟灾害与事故室(USJ) 敌联合入侵事件起她就能深深地体会到。即便自己并不擅长近身战、肉搏战,但还是毫不犹豫地冲进敌阵中迎战,这就是他们3年A班的班主任。

其实爆豪他又何尝不是呢?在那个暴燥又易恼的形象下,他其实是个非常冷静且内心十分细腻的人,总是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也知道最为有效的方法去获得最好的成果,但同时地亦是个异常脆弱的人。在那个充满危险气息的包装之下他小心翼翼地把自己掩盖了起来,既倔强又好胜所以不愿意将自己的真性情暴露给他人,因为对于他来说那是他的弱点。

丽日对于他的第一印象其实也和别人一样,是个有着暴恼性格的战斗天才,毕竟他与小久那一次的模拟战斗训练的样子实在太过令人印象深刻了。那个形象一直稳固地扎根在她的心中难以消灭,直致体育会的对人战斗比赛结束后。虽然她对于晕过去后的记忆不是很清晰,但小梅雨有告诉过她在自己昏倒休養在保健室時,來照看了她一會兒的那個人既不是保健老师也不是她一直以为的小久而是爆豪胜己。对于此事她一直都是抱持着半信半疑的态度的,毕竟这想来想去也未免太过诡异,直到最近她想起来并向他询问当时的情况,而结果则是他一面支支吾吾想要蒙混过去的样子以及红透了的双耳,让她不禁会心一笑。

而那更早以前的记忆让她更加以肯定了他是个像刺猥般有着极端敏感性格但实际上是个细致且温柔的人,因此不识通过极端的暴力拼命的保护着自己容易变得支离破碎的内心,只因他讨厌也害怕自己在接受他人的施以援手的同时会依懒上别人从而变得软弱的自己,令他逐渐变成独自一人。

那是非常平凡的一天,阳光依旧暖和耀眼,吹着让人感到舒心的柔风,团团的白云一颠一颠的飘浮在辽阔的蔚蓝天空之中,染上了丝丝晨光。

她一如往常地穿着以白色为基调有着深海蓝色条纹的水手服和朋友在商店街走着,别着银色扣针的枣红色水手领带随微风以细小的幅度地摆动着,右手握着以浅棕色纸袋盛载着的鲷鱼烧,鱼头被咬了几小口,有着亮丽色泽的饱满的红豆饀也显露了出来,让人食指大动。

她一向就很喜欢和食,无论是和式点心或是主食,只要是有关和风的料理她都非常喜欢就是了,而当中鲷鱼烧和红豆大福则是她在和式点心中的最爱。至于和式料理,例如大板烧啊茶碗蒸啊章鱼烧之类的她也很爱吃,所以才时不时会在放学后到附近的商店街逛一逛才回家。

大概她是从小受到父母的影响吧!文字烧寿喜烧是在家里很常见的料理,蛋包饭和馒鱼饭更不用提了,她家中可是长期存放着大量的乌冬、拉面和米饭呢!名符其实的日本人呀!因此,每当得知有新开张的和食料理店,她都会迫不急待的拉着好友一起去试食,久而久之便养成了一种习惯。

那天也同样,她品尝着由那家新开幕便已大有人气的新店所制作的热呼呼的鲷鱼烧,感受着由那温糯香甜的红豆和的咀嚼感所带来的满满的幸福感,普通地和朋友们聊着天。然后她看见了,在那不容易被注意到的、狭小的巷子里,那头让人眼前一亮的金发。凶神恶煞的模样以及那双充斥着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意与怒意的腥红色的双眼,在那个布满着朦糊着视觉的灰尘一片漆黑的环境之中闪耀着。她不由得被吸引了过去。

伴随着几声的巨响,在浓烈的烟硝味和烟雾中她却很清晰地听到了那充满不屑少年独有的声线。

"什么啊你们这群雜魚果然很弱啊,连作为练习的軞子的资格都没有啊,既然如此你们就不要学别人来抢挟啊连点偷窃的技巧都没有的垃圾们,还是快点带着这幅被打到脸青鼻蹱的破烂样像个窝囊似的滚回去你们妈妈那儿撒娇埋怨去吧!啧,一班既不自量力又自以為是的人渣,老子我最看不起你们这种人了,真让人恶心。"

倒下的几人闻声吓得连滚带爬的朝她的方向跑去,她赶忙闪去一边,默默的看着他们哭丧着脸逃跑。再次探头过去细看时,却被身后突然响起的叫唤吓了一跳。

"御茶子,你再不走我们要扔下你了喔!"

她的朋友们此时站在街道上无奈地看着她的一脸呆样,刚刚喊她的则是站在最中间那个高高瘦瘦束着低低的双马尾的女生,名叫麻里奈,有着隔空取物的个性。

"啊,抱歉抱歉!稍微遇到点事,一不小心就....唉嘻嘻。"

她连连道歉,一边小步跑回朋友的身边。

"真是的,下次再这样就不管你了!"

麻里奈鼓着脸颊不满地说道。

"是!我不会再犯的啦!"

她双手合十向麻里奈赔说道,便拉起她的手继续走着。

虽然看得不是很清楚,但在转身离开前在那片烟雾中站立的黑影毫无疑问的是个属于少年的身影。

大概不会再遇到了吧!

那个时候尚未知晓一年后的自己将会与他连接上千丝万缕的牵绊的她如此的想着,継续享用手中仍保有暖意的鲷鱼烧,与他渐行渐远。

然后转瞬又到了樱花绽放的季节,她来到了憧憬已久的雄英。

#咔醬的性格還是一如既往的很難捉摸呢👼🏿👼🏿👼🏿但是對於咔醬的自尊心的結構?我的確是這麼理解的😂😂看漫畫的時候完全有一種"這不就是刺猬嘛!"的感覺🌚🌝然後小御茶子就是有著"打不死小強精神"的松鼠🐿🐿(本來想著是倉鼠的,但相比起貪吃又胖乎乎的倉鼠同樣貪吃的松鼠更加輕盈的感覺,更適合小御茶子靈巧的個性呢這樣🐹🐹😌)
總而言之兩人都好可愛就是了😎😎😆😆💕💕

#希望大家喜歡啦🙈🙈👼🏿👼🏿

#occ這麼嚴重真是對不起啊🐵🙉🙈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