鯛魚燒最高(*^~^*)

拖延症、懶癌未期患者

My Hero 02

Ch.2 名为"绿谷出久"的少年

围着厚厚的围脖,丽日磨擦着双手希望能稍稍得到些暖意,呼出的暖气在接触到外界的空气后温度瞬间下降变冷,缕缕白烟缓缓飘出又转瞬即逝。

好冷啊!明明已经三月中了为什么还是那么冷啊?不知道今天的考试能不能顺利地通过呢?

在脑袋满满地装着诸如此类的问题和想法时,眼前一个有着一头毛绒绒乱糟糟的深绿色头发,身穿黑色校服并以倾斜的角度准备与大地来个亲密接触的少年吸引了她的注意。她连忙走上前往他的后背那巨大的书包一拍,用个性将他悬浮起来。

果不其然,少年吃了一惊的看着地面,对于突然的浮升有点不知所措,她看着他傻呼呼的模样不禁笑了出声,和善地说道

"没事吧?这是我的个性,擅自使用还真是对不起呢!但是摔倒了可就糟糕了呢!"

对方似乎仍未能反应过来,她也只好傻笑着打圆场

"挺紧张的呢!我们彼此都要加油喔,再见啦!"

那个时候的她对于初次见面的小久的印象感觉就像是一只颤颤栗栗的小仓鼠,但他后来为了救自己而使出的那打倒0pt 假想敌充满威力的一挙则大大出乎预料,加深了她对他的印象。

那时的她双脚被0pt 假想敌所推倒的水泥石块压住,刺痛的痛觉让她不禁流出泪水,但她仍然吃力往前爬。身后"𠾐𠾐"的声响正在越渐加大,她知道那机体庞大的假想敌在向她的方向前进,奈何双脚动也不动。

谁都可以,拜托,救救我!

她努力抬起身子,用尽力气双手不断向石块推着,然而石块纹丝不动。转过身,眼前的参加者们也迅速逃离,没有任何一个人来救她。

"好痛!"

她努力的摆动终于有了成果,双脚总算可以移动些许,但紧随着的是钻心的痛,"好痛"二字几乎是脱口而出。就在那一瞬,一名少年以她肉眼根本跟不上的速度一跃而起冲向半空中那巨大的假想敌并挥出充满威力的一拳,其机身以迅雷不及的速度迅速崩塌,周遭的残件伴随着拳击所带来的巨大气流而飞向四处。她亦因强大的冲击引起的暴风令双眼感到刺痛而忍受不住的半眯着眼,并抬高手臂抵挡强风从而减少风压对双眼的影响。

及眼所见,随着假想敌的解体,他也因重力的吸引力而下坠。她抱着"至少不能让别人因为自己的问题而受伤"的想法,拖动着扭伤的右脚吃力地爬上其中一件残骸,并通过手指的接触向物件施加"反重力"的个性,将自己飘浮起来。

其实她也不想那么麻烦,但谁叫她一在自己身上施加个性就会想吐呢?虽然现在她已经很想吐了⋯⋯

忍着恶吐感,她看着下跌的少年惴惴不安。一定要拿捏好时机,要不就大锅临头了,她可不想看到少年摔得粉身碎骨。指尖,只要指尖就好,她就可以使用她的个性了。

说到个性,她的个性是"无重力",通过十指前端的肉球就可以给予别人无重力状态,但一定要被五个手指的肉球全部接触到才能发动,且一旦超过负荷量就会眩晕,所以现在她才拼了命的尽可能接近那名少年。

少年下坠的速度越渐加快,在下降到与她相近的位置时她赶紧拉近距离,使尽全力向少年的脸颊打去。 "啪"的一声,少年的脸上出现了一个红红的手掌印,但与此同时下跌也停了下来。

"解除.....太好了........呜恶.......!"

少年与她伴随着她个性的解除安全落地。在她终于安心下来后,一直压抑着的呕吐感迅速蜂涌而至地涌上喉咙,她伏在机体上有气无力地任由呕吐感作崇。

果然还是吐了啊!

她欲哭无泪地想着,一阵强烈的眩晕感接蹱而来,她强撑了一会儿后便瘫软在机件上等待考试的结束,她已经没有力气再动了。而那名少年却用那唯一没有受伤的手臂拖动着身躯拼命向前爬着,用近乎绝望的哭腔说道

"至少......至少拿到1pt...."

可是声音英雄-布雷森特·麦克亦几乎同时地宣布考试的结束,她看不清少年的表情,因为她的双眼已经模糊,体力亦再也坚持不住昏了过去。

双眼再度睁开时,眼前是一片的白。墙壁、工作桌以及自己躺着的床都是白色的,鼻尖前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药水味,一把温软的嗓音似是发现了她的苏醒在她的身后响起

"你醒来了呢。"

她坐起身,望向声源的方向。有着皱纹的脸上挂着和蔼的笑容,灰白的丸子头插着一枝针筒,洁净的白大褂里是粉色的英雄服,左手握着以针筒为设计概念的拐杖。是妙龄英雄·恢复女郎。

她点了点头,问道

"这里是雄英的医务室吗?"

恢复女郎正面回应了她的提问后,将她的身体状况娓娓道来

"你在入学考试结束后立刻就失去意识了,我和麦克将你搬了过来。你也昏迷了好久呢,真是的,这间学校还真是有够乱来的呢!你也是,那孩子也是,都是因为自身个性的反弹晕了过去。"

"那孩子?"

"啊,他应该是和你在同一个考场的吧?就是那个救了你的孩子哦!我记得是叫----"

是那个少年!

"那个,恢复女郎!"

她忍不住打断了对方的话,迫切地提出心中的疑问

"那个人还在吗?我想向他道谢呢!"

"那孩子的话半小时前就离开了哦!"

听到恢复女郞的答覆她随即泄了气,但很快又想到了另一个答谢方法。少年最后的话语一直徘徊在她的脑海中不能消去:至少.....至少拿到1pt....

"那个我现在可以离开了吗?我有事想找声音英雄布雷森特·麦克。"

"嗯可以喔,麦克的话你在二楼的教职员室就能找到他。但你要尽快喔,还有十分钟学校就要关门了呢!"

恢复女郎提点道。

"好的,那么我先告辞了。非常感谢你的治疗! "

她下床站起来,道过谢后踏着急速的步伐离开医务室往二楼走去。隔着窗户的玻璃,她看见声音英雄似乎正在和某人谈话,还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不过和谁在聊她倒是不在乎,因为剩下的时间已经不足够让她的八挂之魂燃烧了。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纾缓自己紧张的情绪,敲了敲那道打开着的推门,心中默默地为自己捏了把汗。

果然还是超紧张的,毕竟对方可是职业英雄啊!总不能太过失礼不是吗!

正在争论的布雷森特·麦克听到这小小的敲门声后带着疑惑的表情转过头来,在看到来者何人时瞬间变得一脸愕然,却装作淡定的走向她。迈步前还不忘回头吼道

"橡皮头你别给我跑了,我话还没说完呢!"

"好麻烦。"

低沉的嗓音在他身后回答道。丽日仿佛看见了声音英雄额上那#型的懊怒符号,但他在面向她时完全无视了刚才的怒气,以温和的口吻问道

"小姑娘,怎么了吗?"

她眨了眨眼睛,脑海正在快速运转思考适合的措辞,然而她好像忘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那个人的名字是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刚才太过着急,完全忘记问恢复女郎了了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

这下子惨了啊啊啊啊啊!就算她再如何努力地说明他拯救自己的英勇经过,如果声音英雄会错意加错了别人的分,那么她今天所做的一切努力不就变成毫无意义的白开水了吗吗吗吗! ? ! ?

但是,不说不行,这份恩情,她一定要还。毕竟知恩报恩可是她丽日御茶子的为人处世作风啊!

不管了,瞎出去就瞎出去吧!有什么好怕的嘛!

她咽了咽口水,以尽量镇定的腔调开口说道

"那个,对不起,请问......嗯该怎么形容呢?头发柔柔的,脸上有雀斑的人,你有见过吗?就是那个....小透明!"

她情不禁地用手指比划着,企图令声音英雄能更明白她所描述的少年。眼见布雷森特在低头沉思,她立刻着急了起来。

卧槽,不带这样玩的啊!他不是职业英雄吗! ?不是入学试的考官吗? !别给她摆着一副完全处于状况外匪夷所思的不明所意模样啊啊啊啊啊!完全地暴露了"我现在很慌"的思想啊好不好! !

欲哭无泪地在心里疯狂吐槽着声音英雄的囧样,丽日御茶子收起无力的沉重心情,打起精神重理思路充满情感地紧接着说道

"我可以把实战分数分给他吗!?那个人说至少要拿到1pt,然后我就在想他是不是0pt呢?至少,至少把因为我而损失掉的那部分....!"

她喘了口气,用尽全身力气大吼道

"那个人救了我啊!"

在听到她的话后,布雷森特立刻变得一副了然的样子。

看来她认真的模样成功地让声声英雄回想起了她口中所描述的少年,不过记忆力这么差作为英雄真的没问题吗⋯⋯?

而声音英雄麦克·布雷森特全然不知道此时丽日内心对于自己的默默吐槽,他只是温柔地伸出手摸着她的头说道,

"分数是不能分给别人的哦!不过我认为也没有这个必要呢这位女听众!"

"哎?为,为什么?"

她瞪圆了双眼,惊讶地问道。

难,难道真的是她自己想错了! ?再说,为什么要用女听众这个词?

"哼哼,再说下去的话不就会没了神秘感了吗?这可不乎合我布雷森特·麦克的做法呢!嘛,答案会在你收到雄英的通知书时揭晓吧!加油呢女听众!啊时间也不早了,记得快点回家喔!"

布雷森特继续摸着她的头沾沾自喜地说道。

神秘感算啥啊神秘感!英雄都是惊喜至上主义吗! ?真的是猜不透眼前这位声音英雄的所思所想啊!

她歪着头眨了眨眼,一脸似懂非懂的模样,但她知道对方不会再透露更多,便在向声音英雄道谢后默默地拉上门离去。

在她走了几步后,教职员室内突然其来的传来声音英雄气愤的大吼

"啊!橡皮头!你给我躲那儿去了!"

嗯,看来她果然不太会和这类人相处。

那之后过了几天,雄英的通知书如约地送到了她的家。丽日紧捏着手中的信,忐忑着究竟要不要打开来看,心脏疯狂的跳动让她流起了汗。她闭上眼睛,把心一横撕开了信件,半张开右眼探个究竟。

拜托了,一定要被录取到!

镶上金边的白色硬卡纸正中有着一排排列工整、字迹秀丽的字体,那将是决定她之后的命运的重要因素。

「露座柳中学 丽日御茶子 实战分28 救助分45
                        总分73 全场排名第三
                   录取成功!恭喜入学雄英! 」

太好了.....太好了!

"太好了!妈妈,爸爸,我考上雄英了!这下子我离目标又迈进一步了!"

她在得知录取成功的瞬间便举高了双手左右摆动着,双脚跳上松软的沙发兴奋地一蹦一跳,放声欢呼道。

救助分,她好像明白声音英雄的意思了。

那么,那天她应该会见到他吧?虽然不知道会不会是同一班,但毕竟他仅用一拳就打倒了那厐大的机械,想必救助分应该会挺高的吧?所以,入学一定没问题的!

她如此的想着。

接下来的日子她都在为进入雄英而作准备。日用品、文具的购买、装备和服装的构想等等,还有和麻理奈她们毕业后的聚会,日子一天一天的被堆满的行程消秏掉。仿如转瞬间便来到了雄英的开学日。

她摇晃着今天早上特别整理过的波波头,几乎是以奔跑的速度跑上楼梯急步走向教室,远远地便能看到那名头发卷卷的少年正站在半打开的门后结结巴巴地和谁说着话。

果然来了啊!

她加快脚步走到少年的身后,以活泼的声线笑着开口道

"啊!那个头发柔柔的!是小透明!"

她走向他的面前学着他那天的攻击上下挥动着握成拳头壮的右手,雀跃地说道

"就和布雷森特·麦克说的一样你合格了呢!那也是当然的嘛!你的拳头好厉害呢!"

他抓了抓头,低着头紧张地笑着,并以柔和的声音回应到

"不!那个....其实是多亏了你去跟他们交涉...我才...那个......."

"哎你怎么知道的?"

她和少年聊着天,并从一直没有褪下的红答答的模样的他的口中得知了他的名字。

绿谷出久。

那时她想也想不到以后自己会喜欢过他,也想不到他会成为以后的No.1英雄。她只知道那是她命运开始转折的一天。

"今天肯定是入学典礼啊校内参观啊什么的吧?老师是怎样的人呢?有点紧张呢~"

在她说完这句话后,一个似曾熟悉的嗓音从身后的下方响起

"想玩小家酒过过家的去其他地方吧..这里可是...英雄科啊!"

一个长着人脸的毛虫似的生物瘫在地上,说话期间还拿出能量饮料一口气地喝了下去。

谁啊?

她被眼前匪夷所思的景象震惊得目瞪口呆,只能眆眆地看着他,说不出一句话来。

从那一刻起,她作为英雄的生涯已经开始了。





#還是忍不住先填了my hero的坑🙈🙈🙈畢竟茶子太可愛了,吐槽滿滿的茶子總覺得超有意思的🌚🌚然後相澤老師和聲音英雄的相處模式也肯定很有愛所以就寫了🤓🤓不過這也只是我的個人腦洞啦嘻嘻嘻🌝🌝然後出久小天使也出場啦😆😆師氣滿滿的救場總是讓人少女心爆發,所以茶子也不例外呢👼🏿👼🏿

#順便一提my hero的時間線和轟百的那篇"轟同學這麼可愛真的沒問題嗎?!"是一樣的喔🙊🙊🙊所以大家可以在my hero中尋找他們倆如何勾搭上的線索😏😏雖然現在還沒寫到就是了😂😂

#這章完全是披著勝茶皮的出茶糧呢🤣🤣誰叫平哥是這樣鋪排的嘛,鐘愛原著向的我也很苦惱😚😚雖然出茶也很好吃就是了😌😌

#my hero在第二章更新後會以龜速速度前進,因為本人是打字苦手啊😎😎那麼,祝大家食用愉快

轰同学这么可爱真的没问题吗?!

01

偌大的教室里,黑发的少女端正地坐在学生椅上,低着头阅读着平放在浅棕色木桌上厚厚的分子学结构百科全书。额前柔顺的刘海随少女低头专心至致阅读的动作垂下,挡去了些微过分灿烂而显得刺眼的阳光。温软如玉的碧黑双瞳跟随著书页上的行行文字而转动,仿佛没人能侵扰到她的领域一般全心全意地投入在书中的世界,即便是身处在这个吵闹的雄英2年A班教室之中。

午休的时候教室总是如此的吵闹,经历了一年半的同班生活,她亦早已习惯在这种声量下継续着自己的事。而她也是属于适应力比较强的人,总有办法在不同情况下创造出只属于自己的世界,虽然在这方面的话轰同学的造诣比她深许多就是了。

说起轰同学的话⋯⋯

八百万稍感疑惑地抬起头,将视线转向身旁空无一人的座位,头微歪地沉思着。

从放午休开始就不见轰同学的踪影呢!只记得他说过是要去食堂用微波炉加热便当,但一直不见人影就有点奇怪了呢!是加热后直接就在食堂用餐了吗?毕竟绿谷同学也不在呢!

八百万快速地环视了一下教室,确实,绿谷、饭田同学和小御茶子都不在,可能是一起吃饭了吧?她将视线重新固定在身旁的空位置上,猜想着随此之外的种种可能性。

曾经,她对于时不时就会陷入这种不断地想着同一个人的各种事情而偷偷乐着的思考模式十分苦恼,什至可以说是迷茫。她还以为自己一直引以为傲、可以装下整个世界的图书馆的脑袋出了什么问题,并一度陷入了思考的低潮。直到小响香善意的提醒,她才发现了问题的源头。

她喜欢轰同学,非常清楚明确地,喜欢着对方。

所以视线才总会黏在他的身上。

所以思绪才总是会在不知不觉间飘到他身上去。

所以在今年开学时才会因为再次和他成为邻座而在心里雀跃地不断感谢相泽老师嫌麻烦的性格。

所以才会对他的一切如此不合常理地感到着迷。

因为,她很喜欢他啊!

不过,轰同学并不知道呢!

毕竟,她小心谨慎的性格可是将这个小心思藏得好好的呢!

默默地叹了一口气,她收回视线,将桌面上的百科全书收好,并从抽屉中取出下一节课的所需品,井井有条地整理好桌面。忍不住将视线再次投向身旁的位置,轰同学还是没有回来,明明绿谷同学他们都已经回来了呢!

到底是去哪儿了呢?轰同学向来有着在上课时间前提早15分钟回到教室预习的习惯,这种快要打上课预备铃的时间点却依旧不见任何踪影的行动还真是少见呢!果然很奇怪啊!

八百万瞪着桌面陷入了沉思,直到饭田一声响量的"起立!"才让她如梦初醒般发现早已到了上课的时间点,慢了一拍的身体反应机制让她后知后觉地站起身,跟随着大伙一起敬礼。然而,身旁的座位却仍然是空置的。

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她不禁有了如此想法。

"喂,有谁知道轰去哪了?"

"咦,轰不在吗?!"

"你眼睛果然是瞎的吗白痴电气?这无论怎么看都不在吧!唉⋯"

"刚才食堂里也不见人呢!对吧,小久君,饭田君?"

"嗯⋯平常都会一起吃饭的呢!不过今天却拒绝了。"

"正是如此丽日君、绿谷君!!"

"那种阴阳脸混蛋怎么样都好吧!"

"难不成一向品学兼优的轰酱也翘课了?"

七嘴八舌的讨论声充斥着整个教室,相泽消太嫌弃地翻了翻白眼,对这一如既往低质的讨论深感绝望。沉默地望向后排无奈地笑着没有参与讨论的黑发少女,他开口道

"八百万,你是班长吧?去帮我把那小子给揪回来。"

"唉,好的!"

被点名的少女受到惊吓似的迅速站了起来,急忙地理了理裙子的下摆便走出了课室,完全没有注意到背后那来自灭消英雄意味深长的目光。

大概,连她自己也不自知,在这群准英雄中,她一直都是最了解轰焦冻这小子的一个人。班长什么的只是一个恰到好处的理由,而他也只不过是刚巧捡来用了一用而已,随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

察觉到一丝敏锐的视线,他不自然地避开了那道目光,简直猜都不用猜就知道是谁了。他在想什么,他那番话背后的含义,完全被对方料到了啊!真是的,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管闲事了啊! ?连学生过家家酒似的恋爱游戏他都忍不住插了手,还真是,唉。

想着相泽老师刚才那一瞬不自然的神情,蛙吹梅雨低低地笑着。

老师,你还真是,一如以往的好懂呢。

全然不知班中情况又毫无头绪的八百万如今正在走廊里急得团团转,绕着双手苦苦地思考着。

轰同学现在会在那里呢?

如果真的是在翘课的话,会藏在哪里呢?

真是伤脑筋啊!

"心情不好的话,我会上天台吹风,虽然那里是学生止步的地方。"

之前聊天的时候轰同学好像有这么说过吧?

得到了些想法后,少女便将信就疑地踏上楼梯往天台走去。

"吱呀"一声地打开门,八百万仔细地扫视着四周。果不其然,一颗头发红白相间的脑袋静静地坐在避雷针槽后的一角,一动不动地看着天空。

轰同学真的在翘课啊⋯⋯

八百万在心里默默感叹着轰这种作为优等生已经可以算是出举的举动,放轻了脚步慢慢接近对方。

看来她对轰同学还有很多的不了解呢!

只是,越发接近对方身处的位置,八百万便越来越觉得有点不对劲。

不,是很不对劲。

眼前的身影缩小了不止一圈,雄英男生校服衬衫的下摆牢牢地打了个死结,缩短了衬衫原有的长度。细小的双手藏在因过长而从短袖变成长袖的衣袖下,短小白皙的双腿则露在长得变成裙子的衬衫下一晃一晃的。

似是感到背后有人,​​眼前的小个子转过了头。大大的琥珀灰色右瞳和萤蓝的左瞳一眨一眨地看着她,本来平静如水的表情在看到来者后染上了惊讶的神色。白嫩松软的脸颊泛着孩童专属的红晕,看得她呆呆的不知所措,然后她听见了那把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八百万?"

她学着面前的孩童刚才那模样眨了眨眼睛,不太确定地开口回应

"是⋯轰同学吗?"

"嗯。"

温柔的、只属于小孩子的稚嫩的、但是令她着迷的嗓音,无疑是属于轰同学的声音。

她的脸很不争气地红了。



#連續開了三個坑,那個人氣多就先更那個吧😂😂感覺會成為有生之年系列啊.......

#幼體化paro實在太好吃了😍😍😍👼🏿👼🏿👼🏿🙈🙈🙈💕💕

My Hero 01

Ch.1 论第一印象的重要性

丽日御茶子在最近才想起,自己并不是在开学的第一天才见到爆豪胜己的,而是在一个不知何年何时何月但总感觉是今年的一个下午遇见到的。事后她将这突然想起的记忆告诉了爆豪,一如既往亦不出她所料地,爆豪狠狠地瞪了她几眼,并被说

"什么时候遇见又不会对现在产生什么影响,波波头果然是波波头啊,头发蓬松想不到连脑袋都蓬松了,果然是跟得臭久太多了的缘故吗?"

"这这这,这跟我的发型有什么关系啊!你吐槽我的发型吐槽了我多少次了啊!还有小久跟这事完全没有关系吧!"

尽管她清楚地知道以爆豪的性格绝对会挑她发型的痛处,所以也千叮万嘱过自己不要去在意,但最后果然还是不可避免地抓狅了。

到底是为什么最后会选择了他啊!

如此的内心对白她也不知道说了多少回了,她不满地瞪着他,鼓着脸气愤地说道

"小气鬼!你这个只会战斗的笨蛋刺猥头!"

冲口而出可不是一件好事,尤其是对方是爆豪的话,不过她也不是没有对策,那就是速逃。

不出所料,在她迅速转过身以最大速度逃跑时,身后的爆豪已经气炸了,手掌开始发出"啪、啪"的声响,大吼道

"你说什么丽日!"

"这都怪爆豪你,我才没有错呢!"

这两人的喧闹已经可以算是雄英学院英雄科3年A班的日常之中的一部分,差不多是天天都要上映的戏码。刚开始的时候班中的人还是会管管劝劝架,但到了后来所有人都已经麻木了,连饭田天哉这位尽忠职守的班长都选择放弃的话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我说你们两个,就不能消停一下吗,快要畢業的人還天天都是这个样子真是麻烦啊,果然小鬼就是小鬼,快给我滚回你们的座位去。"

懒庸的无奈声线在丽日的身后响起,那股充满着"不爽"的阴冷气息让她只能在说了声"是"后灰溜溜地走回座位并向爆豪不断地使眼色。他看了看丽日劝告般的眼神又看了看班主任相泽老師那雙隨時隨地凖備發動無效化個性黑眸子里寫滿了"臭小子你敢反抗的話就將你大卸八塊"簡而易懂的想法的兇暴眼神,站在原地僵持了一会儿后便乖乖地走回座位,拉开椅子翘着二朗腿并用右手撑着下巴瞪着天空"切"了一声。

果然,相泽老师真的很恐怖啊!就算小梅雨再怎么说老师他其实很好相处也非常的可爱(​​到底那里可爱了!为啥她会说出这种话来?),她也还是一样会感到害怕。但是她也很清楚,相泽老师是一个如何专业且爱护学生的职业英雄兼老师,从那次模拟灾害与事故室(USJ) 敌联合入侵事件起她就能深深地体会到。即便自己并不擅长近身战、肉搏战,但还是毫不犹豫地冲进敌阵中迎战,这就是他们3年A班的班主任。

其实爆豪他又何尝不是呢?在那个暴燥又易恼的形象下,他其实是个非常冷静且内心十分细腻的人,总是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也知道最为有效的方法去获得最好的成果,但同时地亦是个异常脆弱的人。在那个充满危险气息的包装之下他小心翼翼地把自己掩盖了起来,既倔强又好胜所以不愿意将自己的真性情暴露给他人,因为对于他来说那是他的弱点。

丽日对于他的第一印象其实也和别人一样,是个有着暴恼性格的战斗天才,毕竟他与小久那一次的模拟战斗训练的样子实在太过令人印象深刻了。那个形象一直稳固地扎根在她的心中难以消灭,直致体育会的对人战斗比赛结束后。虽然她对于晕过去后的记忆不是很清晰,但小梅雨有告诉过她在自己昏倒休養在保健室時,來照看了她一會兒的那個人既不是保健老师也不是她一直以为的小久而是爆豪胜己。对于此事她一直都是抱持着半信半疑的态度的,毕竟这想来想去也未免太过诡异,直到最近她想起来并向他询问当时的情况,而结果则是他一面支支吾吾想要蒙混过去的样子以及红透了的双耳,让她不禁会心一笑。

而那更早以前的记忆让她更加以肯定了他是个像刺猥般有着极端敏感性格但实际上是个细致且温柔的人,因此不识通过极端的暴力拼命的保护着自己容易变得支离破碎的内心,只因他讨厌也害怕自己在接受他人的施以援手的同时会依懒上别人从而变得软弱的自己,令他逐渐变成独自一人。

那是非常平凡的一天,阳光依旧暖和耀眼,吹着让人感到舒心的柔风,团团的白云一颠一颠的飘浮在辽阔的蔚蓝天空之中,染上了丝丝晨光。

她一如往常地穿着以白色为基调有着深海蓝色条纹的水手服和朋友在商店街走着,别着银色扣针的枣红色水手领带随微风以细小的幅度地摆动着,右手握着以浅棕色纸袋盛载着的鲷鱼烧,鱼头被咬了几小口,有着亮丽色泽的饱满的红豆饀也显露了出来,让人食指大动。

她一向就很喜欢和食,无论是和式点心或是主食,只要是有关和风的料理她都非常喜欢就是了,而当中鲷鱼烧和红豆大福则是她在和式点心中的最爱。至于和式料理,例如大板烧啊茶碗蒸啊章鱼烧之类的她也很爱吃,所以才时不时会在放学后到附近的商店街逛一逛才回家。

大概她是从小受到父母的影响吧!文字烧寿喜烧是在家里很常见的料理,蛋包饭和馒鱼饭更不用提了,她家中可是长期存放着大量的乌冬、拉面和米饭呢!名符其实的日本人呀!因此,每当得知有新开张的和食料理店,她都会迫不急待的拉着好友一起去试食,久而久之便养成了一种习惯。

那天也同样,她品尝着由那家新开幕便已大有人气的新店所制作的热呼呼的鲷鱼烧,感受着由那温糯香甜的红豆和的咀嚼感所带来的满满的幸福感,普通地和朋友们聊着天。然后她看见了,在那不容易被注意到的、狭小的巷子里,那头让人眼前一亮的金发。凶神恶煞的模样以及那双充斥着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意与怒意的腥红色的双眼,在那个布满着朦糊着视觉的灰尘一片漆黑的环境之中闪耀着。她不由得被吸引了过去。

伴随着几声的巨响,在浓烈的烟硝味和烟雾中她却很清晰地听到了那充满不屑少年独有的声线。

"什么啊你们这群雜魚果然很弱啊,连作为练习的軞子的资格都没有啊,既然如此你们就不要学别人来抢挟啊连点偷窃的技巧都没有的垃圾们,还是快点带着这幅被打到脸青鼻蹱的破烂样像个窝囊似的滚回去你们妈妈那儿撒娇埋怨去吧!啧,一班既不自量力又自以為是的人渣,老子我最看不起你们这种人了,真让人恶心。"

倒下的几人闻声吓得连滚带爬的朝她的方向跑去,她赶忙闪去一边,默默的看着他们哭丧着脸逃跑。再次探头过去细看时,却被身后突然响起的叫唤吓了一跳。

"御茶子,你再不走我们要扔下你了喔!"

她的朋友们此时站在街道上无奈地看着她的一脸呆样,刚刚喊她的则是站在最中间那个高高瘦瘦束着低低的双马尾的女生,名叫麻里奈,有着隔空取物的个性。

"啊,抱歉抱歉!稍微遇到点事,一不小心就....唉嘻嘻。"

她连连道歉,一边小步跑回朋友的身边。

"真是的,下次再这样就不管你了!"

麻里奈鼓着脸颊不满地说道。

"是!我不会再犯的啦!"

她双手合十向麻里奈赔说道,便拉起她的手继续走着。

虽然看得不是很清楚,但在转身离开前在那片烟雾中站立的黑影毫无疑问的是个属于少年的身影。

大概不会再遇到了吧!

那个时候尚未知晓一年后的自己将会与他连接上千丝万缕的牵绊的她如此的想着,継续享用手中仍保有暖意的鲷鱼烧,与他渐行渐远。

然后转瞬又到了樱花绽放的季节,她来到了憧憬已久的雄英。

#咔醬的性格還是一如既往的很難捉摸呢👼🏿👼🏿👼🏿但是對於咔醬的自尊心的結構?我的確是這麼理解的😂😂看漫畫的時候完全有一種"這不就是刺猬嘛!"的感覺🌚🌝然後小御茶子就是有著"打不死小強精神"的松鼠🐿🐿(本來想著是倉鼠的,但相比起貪吃又胖乎乎的倉鼠同樣貪吃的松鼠更加輕盈的感覺,更適合小御茶子靈巧的個性呢這樣🐹🐹😌)
總而言之兩人都好可愛就是了😎😎😆😆💕💕

#希望大家喜歡啦🙈🙈👼🏿👼🏿

#occ這麼嚴重真是對不起啊🐵🙉🙈

"柔弱"的魔王与顽劣的勇者

01


八百万视角

茶色的头发被血水所浸湿,雪白的纱质长裙染上令人厌恶的血色,血泊中沾上了血渍的银制利剑伏在那曾血流不止的伤口旁,唯一与这沧凉的画面不合的是那与死相不符的脸庞,失去生气后却仍旧挂着那令人安心的温柔笑容。

八百万百有时候会想到底是那里出错了。

在这个毫无合理性可言的世界之中唯一合理的事便是魔王是必须得讨伐的,这是所有人自幼起便懂的道理,但是从来都没有人去深究过魔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因为没有见过所以害怕,人们便忍不住瞎猜一顿捏造故事,去夸大其恐怖之处。因此八百万不喜欢人类,什至可以说是非常的讨厌。

作为种族稀少的魔人后裔,八百万的地位在魔界之中可谓是人人称羡。但相比起同族拥有着纯正血统的魔王大人,半血的她只是小巫见大巫,更何况她的身体里有一半还流着她最讨厌的人类的血液。

但是很幸运地,她和魔王大人是青梅之交,自懂事开始就黏在一起,也由此免去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因此当她当上魔王时,八百万便被她选为了心腹,终日如往日般跟随在她的身旁。

所以她才非常后悔当初没有果断地拒绝魔王的要求,让她去了人界,并遇上了她最不该遇见的人—人界的勇士勇者大人。

"呐,小百,我如果不是魔王的话是不是就可以和他在一起了呢?"

她记得这番话是魔王大人从人界返回魔界时用那充满令人窒息的绝望的语调轻轻地说的。那是暴露了身份后的一天,她们从紧追不舍的追捕中狼狈地逃回魔王城,她绝对忘不了魔王那时的眼神。

那么的悲愤,同时也是那么的恋恋不舍。

而那也只不过是三天前的事,三天过后那个男人却亲手了断了她,不带一丝犹豫地夺走了她的生命。

所以,她非常非常地恨,那个名为"爆豪胜己"的男人。但她更恨只能在旁眼睁睁地看着魔王死去、如此无能为力的自己。

她握紧了双手,清楚地感觉到指甲已经深深坎入血肉之中,一直紧咬着的下唇也渗出了腥甜的血丝。她并不在乎,更逐步解放着压抑已久的魔力,用那双已经因魔力变化而变回原色的腥红眼瞳盯着勇者一行人。

"八百万。"

熟悉的嗓音在这空广的大厅里响起,那是她曾经最喜欢的人的声音,但是现在她一点都不想听到,只会莫名的揪痛。然而,她仍旧像着了魔似的将视线转移至石门前,而少年亦同时地抬起头,隐藏在红与白相间的碎发之下的异色双瞳尽是悲哀的无奈,他走前一步缓缓说道

"八百万,投降吧。"

他深深地注视着她的双眼,静待她的回覆。她无力地闭上眼睛,将那份重新​​启动的悸动深藏起来。她一向深知他对自己的影响,所以—

别用这种表情看着她。

"那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你最清楚不过了不是吗?"

她讽刺地说道,勾起一抹近乎癫狂的笑容看向他。没错,这样就可以了,这样就,不会再有人受到伤害了。

听到她的答覆,轰焦冻皱下了眉,叹息道

"我不想伤害你,八百万。"

"事到如今还要说些扇情的话吗?别给我搞笑了。从来我们都是敌人,注定是不可能和平共处的,由你决定追杀我们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是伤害,而魔王一直以来小心翼翼维护的休战关系亦同时被打破。人类永远都是那么的狂妄自大目中无人,所以我才讨厌人类。"

她几乎是尖叫着说出这一番话来,那"伤害"二字深深刺痛了她,体内熊熊燃烧着的怒火让她失去理智,手掌里所融聚的魔力正在成形,能量的释放已经完成得七七八八。

为什么,你就是不明白呢?为什么,你就是如此的顽固呢?

"八百万,不要这样。"

带着哀求的语气,轰再走前一步,那翠绿的左瞳所倒映出的她是如此的狰狞。

果然啊,如假包换的魔物啊!即使有着半人的血统,她都永远不可能得到宽恕,不论是她,或是魔王,都是必须讨伐的大罪的源头。

是万恶的存在啊!

她苦涩地干笑了几声,以竭斯底裂的声线掩饰自己的情感说道

"啊哈,啊哈哈哈哈…!呐轰,我其实也一点都不想这样做的呢—"

她顿了顿,以至今为止最为疯狂的姿态接完话

"但是呢,我是必须被讨伐的罪恶的存在哦,是魔族呐,你不也这么认为的吗?"

啊啊,搞砸了呢。

不出她所料,他的表情产生了变化,在他张口打算回话时,她说出了必然会让他难以接受的话语

"所以呢轰,让我解脱吧!痛痛快快地杀掉我,将这场闹剧结束吧!"

她微歪着头,露出了一直以来都歇力隐藏着的真正的微笑,温柔地、认真地看着他。

她还真是残忍啊!对不起呢,但是啊,请原谅她吧!因为她已经想不出任何两全其美的方法了啊!其实呢,无论是作为魔族还是人类的八百万百都非常的、非常的喜欢轰哦,是真的哦,没有骗你。但是呢,作为魔族的一员,她不能抛下她的同伴,所以—

不能跟你走呢。

"呐轰,你之前问过我的吧,为什么魔族不会哭。那是因为呢魔族没有眼泪这种会让人显得软弱的东西,我们是欲望与力量的象征哦!"

这样,就可以了。

可以了啊,轰。

再见了。

她歪着头,双手交叉放在背后,像个小孩似的开怀地笑着说出这一串话语,眼睛却专注地看向大理石门。柔柔的绿发若隐若现的隐藏在石门后,翠绿的瞳孔正透过门蓬静静地观察着此情此景。

看来,时间到了呢。

"你来了呢,绿谷。"

她亲爱的,前任魔王。

#雖然外皮寫著是我英BG合集,但這篇實際上是轟百勝茶的文呢🙈🙈勝茶是冷cp很少人吃是知道的,但是很萌啊沒辦法不吃啊啊啊🙈🙈然後魔王勇者的paro又特別好吃,糾糾結結的就忍不住寫了🌝🌚誰叫小勝長著一張壞人臉啊XDD
那麼,希望大家喜歡啦🤓🤓😎👍🏻

#總覺得扭曲的八百萬很萌很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