鯛魚燒最高(*^~^*)

pm/dm/hq/hp/ma/阿松
拖延症、懶癌未期患者
雜食向

今天根本不是同学聚会而是秀恩爱大会好吗?!---摘自现役一号英雄木偶的吐槽备忘录

(下)


直達列車


(上):1


(中):2


#occ可能


#我英全BG向

#如有雷請自行轉左開門離開

#君=くん

#酱=ちゃん

#桑=さん

#那麼,食用愉快




(下)

绿谷出久一直认为自己的酒量相当的 “不错” 了,直到刚才为止,呢。

那可是,相当不得了啊⋯⋯

在他学生时代那三年的印象中,常暗踏阴是个内譣温和但实际上生患重度中二病并已经弃疗的患者,几乎每天都挂着一副轻描淡写的沉静表情,虽然和天生云淡风轻的轰全无可比之性就是了。总而言之,情绪是个不太有明显起伏的人。

只是,他刚刚看到了什么?

常暗踏阴,寸步不离的,黏着梅雨ちゃん,就像滩融掉了的果冻,还要是可乐味的。

不不不,这不是果冻是什么味道的问题好不好?!

重要的是那个化成了浆糊似的物体是常暗くん啊!

那个,坐怀不乱的常暗くん啊!

而且,梅雨ちゃん完全习惯了似的样子。

还相当的清醒。

看向常暗くん的眼里承载着的笑意仿佛闪耀着母性的光辉。

母性的,光辉?

算了,还是不要去想了。

他还是十分洁身自爱的。

“看来大家都醉了呢〜还远远不行呢kero〜”

那是梅雨ちゃん你的酒量会太好了啊啊啊啊啊!?

丽日她们那样子才是正常的啊啊啊啊啊啊!

他们刚刚可是叫了12打生啤啊啊啊啊!! ??

总共144罐啤酒啊啊啊啊啊!??

还要是标准玻璃瓶酒精含量7%的那种啊啊啊啊!!!!

不醉才怪好吗吗吗吗吗吗!! ???

至于为什么要叫上12打这么疯狂,不要问了,他不想知道,虽然他能猜到些许端倪。

大概是芦户さん想要灌醉八百万さん情报吧⋯⋯只是革(和诣)命尚未成功芦户さん已经先醉醺醺了,切岛くん也来不及。嘛也没办法吧?谁叫轰くん眼也不眨接二连三地帮八百万さん挡酒,而八百万さん是喝惯红酒的富家千金啊?不过现在的话酒精的效果好像开始起效了呢。

坐在一旁的爆豪顺着绿谷的视线,看向女子桌那边意料之内地开始发酒疯的丽日,默默地翻了个白眼。

看来是时候收拾烂摊子了。

他心里默默地 “嘁” 了一声,拿捏好情绪后满脸 “这个女人好麻烦” 的表情起身走过去。

“喂,大饼脸,回去了。”

爆豪居高临下的俯瞰着右手拿着空酒杯乱晃的丽日,语气尽量温柔的说道。只见丽日茫然地抬起头,身体那向后翻的弯度让她的视线完全是倒着的。因酒精而产生的红晕包裹着她的脸颊,胸前的事业线若隐若现,奶棕色的双瞳充满了湿气,整个人在酒气的衬托下显得色气满点。爆豪感到一阵莫名的燥热,但丽日的下一句话瞬间就让他把这恼人的感觉抛到九霄云外。

“啊,是胜ちゃん呢!啊咧⋯好奇怪啊⋯⋯为什么胜ちゃん你的脸是皱巴巴的呢?好丑呢噗哈哈哈!”

客房有那么一瞬间静了下来。

不,正确一点来说,是只剩下绿谷紧张的啐啐念声。

丽日さん你就算是喝醉了也不要跑去挑战胜的底线啊啊啊啊啊!!!!

会炸掉的居酒屋会炸掉的啊啊啊啊啊!

损失费和保险金会赔惨的啊啊啊啊我们们们们们们!!!!

这位现役的No.1英雄还是一如以往的爱操心呢。

无视掉臭久烦人的念念有词,爆豪胜己努力忍着想要揍人的冲动,看着眼前醉得头晕转向却还在作死的丽日语气颇为不善的说道

“炸了你啊圆脸女人,你这他妈是喝到脑子进糊了吗!?给老子滚回家去!”

“㖿⋯⋯不要啦⋯我还未喝够啦⋯⋯好不容易才见到大家的说⋯⋯再一下下啦⋯⋯”

丽日一听到 “回家” 二字立刻扔下手上的杯子依依不舍,紧紧抱着桌子死不放手,带着不情不愿的语气回到,摇摇头向他撒着娇爆。豪看了看失去思考能力的丽日,又看了看桌上那一打喝光了的空酒瓶,忍无可忍地吼道

“上次吐得东歪西倒的经验你这浆糊脑袋是给忘掉了吗!?到底是那个傻女人哭丧着脸说再也不碰酒的啊!?”

这女人他妈是没有分寸的吗!?

她知不知道上限这个概念的啊?!

不,她不知道吧!

因为一直以来老是在胡闹的都是她好吗!?

“但是嘛⋯⋯上次是上次,这次是这次⋯⋯我完全一---点问题都没有喔!你看!!

丽日不甘心地坐直身子,试图一脸严肃的说服爆豪,只是酒精作祟,这份严肃持续不到一会就被断断续续姗笑给取替了。

“嗝!啊哈哈哈⋯呵呵呵呵⋯嘻嘻嘻嘻嘻⋯啊不行了嗝!胜你的脸真的好逗啊哈哈哈哈!!!为什么可以皱成这样啦啦啦!像脱了水的皱皮瓜一样⋯⋯不对不对是头顶榴櫣的沙皮狗噫嘻嘻嘻!简直一模一样啦喔呵呵呵呵啊哈哈哈哈哈!”

“老子他妈才不是什么沙皮狗啊啊啊啊白痴圆脸女女女!你他妈找揍吗!?这样嘿啦嘿啦的像个白痴一样傻笑着还跟老子说没问题! ?老子除非脑子抽了才会相信你的鬼话!你他妈别再给老子废话了,要不老子像搬垃圾一样扛着你回去,要不你现在立刻给老子站起来回家去,二选一!”

爆豪胜己觉得自己今天的忍耐力又提升到了另一个极致。要说这女人最麻烦的是什么,那就是脸皮厚得要死,和那软磨硬泡的赖皮功夫,每每都在挑战他的极限。

她这他妈是在当自己是勇者在斗恶龙吗!?

“嗯⋯胜ちゃん真凶啊⋯⋯”

丽日不满地扁了扁嘴,却还是乖乖地放弃挣扎,双手撑着桌面打算站起来。可试了几次,她还是纹丝不动地坐着。然后,她抬起头眼带泪花的看着爆豪说道

“啊咧?腿,好像使不上力气呢⋯⋯小胜⋯我站不起来⋯⋯”

⋯⋯这女人他妈是在开玩笑吗!

“大饼脸,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炸了啊!刚才是谁还在说完全一点问题都没有的啊!”

“对不起嘛⋯⋯可是我刚刚真的感觉完全没事的嘛⋯⋯所以,胜ちゃん,嗳!”

面对爆豪看似要杀人般的表情,丽日依靠毫无顾忌地向爆豪伸出双手。爆豪摆出绝不卖帐的态度,可还是臭着一张脸将丽日伸出的手搭在自己的肩上,小心翼翼地将小巧的她背了起来,手臂上还不忙搭着她的挂包。同时还不忙转过头对着丽日颇为敏感的耳朵咬牙切齿地预告道

“大饼脸,老子明天绝对有你好看的。”

正舒适地赖在爆豪背上的丽日往他的颈窝缩了一缩,茶棕色碎发下是红透了的耳根。

绿谷见状,立刻拿起爆豪放在坐垫上的背包,从坐位上站起身来急步走向准备离开的二人,笑着说道

“啊胜ちゃん,你的背包!那么明天再见了呢!要照顾好丽日さん啊!女孩子可不能那么粗暴地对待喔!明天记得不要迟到啊!”

心情极差的爆豪在听到绿谷不识时务的善意提醒,一直压抑着的脾气终于上火全都炸了出来。

“啰啰唆唆的吵死了废久!不用你一一说明老子也清楚得很啊!你是臭老太婆吗?!”

只是绿谷也不怕,多年来的相处下他也已经习惯和知道如何应对爆豪的暴脾气,更何况他们的事务所还处在同一个城市,处理事件时也经常合作,当年的畏惧已经所剩不多了,之间的关系亦今非昔比,早就已经相互平等看待了。他熟能生巧地应付道

“嗯,路上小心呢!”

“别他妈无视我啊狗屎第一!”

绿谷对于爆豪的暴恼不为所动,只是探头看了看伏在爆豪背上的丽日的状况,脸青口唇白,只剩缺少一个作呕的表情。看来果然喝了很多啊⋯⋯
绿谷拍了拍爆豪的肩膀,指着快要睡过去的丽日说道

“胜ちゃん,你快点回去比较好喔?丽日さん看上去快不行了。”

“还不是你他妈吱吱喳喳的屁话一大堆老子才回不去的啊!!!”

气绝的爆豪 “砰” 的一声拉上了帘门,气势汹汹地头也不回地走了。

长大了呢,绿谷,爆豪。

众人欣慰的一把泪看着他们想到。

作为始作俑者的芦户此时此刻正靠在切岛的肩上睡死过去,完全的置身事外。切岛轻轻地截了截她泛起红晕的脸颊,只见她皱了皱眉头轻哼了一声,换了个更舒适的姿势继续睡下去,毫无任何反应。

不行了,完全没有苏醒的迹象。

还是回家吧。

他揉了揉芦户毛绒绒的脑袋,侧身说道

“起来了三奈,回家再睡吧。”

“嗯~~~”

芦户三奈伸出手圈上他的脖子,身体几乎倒挂在他的身上,慢慢呢喃低语着 “走吧走吧⋯⋯”

他低下头哭笑不得地看着毫无危机意识的芦户,女英雄孩子般的睡相只有他一人知道,毕竟谁会想到女汉子一般的粉红女郎会有着这样的一面呢?可是啊,在这个世界上对于她来说最危险的人,是被她那致命的吸引力魅惑着的---

切岛锐儿郎啊。

“真是没办法啊。”

他小心抱起像树熊一样环着他的芦户,对唯一清醒无后顾之忧的绿谷说道

“绿谷,我们也先回去了,之后就拜托你了。”

“好的,之后再见!”

“喔!”

目送着切岛离去,轰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转过头看了看身旁一脸平和安静的笑着的八百万。

啊,果然,不妙了。

他知道八百万的酒量一点都不差,毕竟同为名门出身,他们自幼就要接受训练以应附往后酒会的应酬,所以他很清楚八百万的酒量。可是大概今天是太高兴了,没有去注意量度一不小心就喝多了,再加上芦户她们有目的地灌酒,醉掉也不足为奇了吧!

“八百万---”

“我没事的哦焦冻,不用担心我。”

大概是猜到了他想说些什么,八百万在他还未吐出完整的句子之前便打断了他,还恬静地笑了笑。

他不得不感叹八百万细致的观察力,真的是名符其实的洞悉人心,怪不得她是如此的擅长出谋献策。只是,他却更加肯定八百万现在绝对是醉了。

毕竟她刚刚可是叫他焦冻啊?

在外面她从来只叫他轰的。

如果这时候她能把她那观察入微的细腻触觉放到自己身上,大概就能察觉到自己的异样了吧?

只是那样的话,就不是八百万百了。

毕竟她从来都只注视着他人,而忽略了自己。

什至还加上了一些不必要的束缚。

所以,他的眼里由始至终都只有她。

看着她所忽略的一切。

只看着,他的八百万百。

今天就稍微,让她任性一下吧。

“嗯,我知道的,只是以防万一。”

她抬手遮着嘴愉悦地笑了,慢攸攸地笑道

“焦冻你担心过头了啦!”

“也是呢。”

“嘻嘻〜”

啊,这就是他喜欢的人。

真是,多么的可爱啊。

耳郎响香撑着头干瞪着眼前仿佛周围都冒起了粉色泡泡秀着恩爱的两人,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这两人是当她瞎的吗?!

为什么能这样视若无睹的迅速进入了二人世界?!

做不来啊她可绝对做不来啊!

她应该佩服他们吗?!

不,绝对不。

本应坐在她身旁的上鸣早已喝到酒至半酣,此刻正枕在她的腿上睡得安稳。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每每她把他推到一旁让他自个儿凉快去后,他总是不够三秒便连滚带爬的懒回她的腿上。她什至拜托八百百创造出了麻绳绑住了他,然而他却像只脱水的飞鱼似的连环起跳扑到她身上去,仿佛自带GPS一般总能准确地像只䰼鱼一样紧紧黏着她不放。这匪夷所思的防卫战整整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最终迫得她万念俱灰的放弃抵抗。

她低下头恶狠狠地瞪着酣睡的上鸣,她真想就这样用双眼使出喷射火焰的招式烧死这死皮赖脸的皮卡丘解解恨。

这家伙故意的吧绝对是故意的吧!

那雷达一样的直觉是怎么回事啊啊啊啊!!!!

完全不可理喻啊啊啊啊啊!!!!!

还有,为什么不是她醉了而是这个电气白痴醉了?!?!

她喝得还比他多啊啊啊啊!

酒量是有多差啊啊啊啊啊到底底底底底底!!! ???

她简直快要气炸了。

频频作死的上鸣偷偷张开双眼看了看憋气窝火的耳郎,更加心安理得地蹭了蹭头下柔软富有弹性的双腿,佯装冷静的外表内心却是澎拜得波涛汹涌。

啊啊啊啊啊啊感谢神神神神!!!!

装醉这个决定实在做得太对了了了了!

一直心心念念的膝枕终于getttttttt!

就算之后被响香发现挨打也此生无悔了啊啊啊啊啊!!!!

下次就挑战壁咚吧!

感觉响香会好帅!

洞悉一切的绿谷看着发花痴中的上鸣,无奈地笑了。

原来是指那边吗⋯⋯?

峰田实生无可恋地看着曾经的 “同胞们”,本以为还有赖吕和口田都是单身狗联盟,却在刚才得知他们也已脱身,什至连 “冰清玉洁” 的饭田也找到了另一半。

为什么,为什么只有他,为什么要这样对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八百万的八百万级巨乳!芦户的小蛮腰!叶隐若隐若现的内衣!丽日柔软的身体!!!!蛙吹那令人意外的胸部!!!!!全都不属于咱了啊啊啊啊啊!!!!!”

不,一开始就没属于过你好吗?!

绿谷额冒冷汗的看了看正欲哭无泪地伸诉着的峰田,又看了看神不知鬼不觉地走到峰田身后目露凶光的尾白,默默的比了个手势念了句南摩柯里陀佛。

“啊好痛!要死了要死了咱要死了,尾白你这是谋害忠良啊啊啊啊啊啊啊!!!!咱今天到底是为了啥而来的啊啊啊啊啊啊?!?! ?!”

愿主保佑你,峰田くん。

————————我是分割線(#~#/)—————————

“胜ちゃん⋯⋯”

“⋯⋯”

“胜ちゃん?”

“⋯⋯”

“胜ちゃん!”

离开居酒屋后的爆豪虽然牢牢背着丽日,可脸上还是满满的怨念,而丽日开始有意无意的不断叫着他的名字,耐性本来就很低的爆豪忍不住回头吼道

“吵死了大饼脸!到底怎么了啊!?”

“嘻嘻,什 - 么都没有哦!”

靠!!!!啥叫什么都没有?? !!

如果不是因为她醉了,他相当的想来一个肩上摔。

“⋯⋯⋯你他妈再吵一句我就立刻把你扔下来!”

“胜ちゃん!”

“你这他妈是听不懂人话吗?!”

“嗯哼,最喜欢你了哦,胜,己!”

像是要表达自己的喜欢有多浓厚,她圏在他脖处的双手环得更紧了,像小猫似的蹭了蹭他温热的颈背,依偎着他的后背安心地睡了下去。

“⋯⋯”

“哼,算你识相。”

另一头的八百万和轰今天也依旧风平浪静。

大概。

“好久没有像这样,一起走着回家了呢,我们。”

“的确如此。”

“总觉得,好开心啊今天,见到了好久不见的大家,还有轰。”

啪哒。

“周围也好像感受到了这兴高采烈的气氛,咕噜咕噜的打着转呢。”

咯噜。

“真的,好高兴啊!”

咕咚。

“百”。

“嗯,怎么了?”

“你喝醉了,是吧。”

轰嘴上说的是疑问句,但语气却无比的肯定。

“没有喔,我精神得很喔!”

八百万奇怪的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说话的轰,头微歪爽朗地笑着回道。

她没有喝醉啊?虽然她知道自己酒量不太好,但她今晚也有好好控制自己。没有晕乎乎的感觉,只是整个世界都好像在转圈圈似的,还有感觉轻飘飘的?除此之外一切良好啊?

咕噜。

咚。

轰看着八百万那过于灿烂而在那张柔和的脸上显得突兀的笑容,如果说刚刚是微醉,那么现在则是醉得彻底了。真是的,到底喝了多少啊?他低头看了看怀里那堆工艺品,默默地叹气,颇为无奈的看着眼前歪着头双手绕臂指尖轻轻碰着嘴唇努力思考的人儿,试图让话语表达的意思更加明确

“啊,不对,应该是说,不要再创造东西了,百。”

哒。

咔啦。

“咦?”

八百万停止了思考状,惊异的抬头,先是看到了轰怀里抱着的一大堆小巧精致的工艺品,又低头看着自己祼露的手臂上那颗已经完成百分之九十准备掉下的工艺品,她的意识这才开始慢慢清晰起来。

咯。

工艺品完成创造的程序掉下来了。

并缓缓地滚到轰的脚边。

仿佛轰的身上有什么磁场在吸引着它自动靠过去一般。

那是一个有着轰的面容和特徴并穿着英雄服的不倒翁。

她就这样呆呆地站着看着整个过程的发生。

然后意识突如其来的全部回来了。

感觉,有点热⋯⋯?

不,不对啊啊啊啊啊啊!

是完全的惊谎失措。

“这,这这这,我,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创造了那么多个套娃的?”

“差不多是从和大家分别之后不久吧。”

轻描淡写的语气,仿佛那是什么不值一提的事。

“我,我无意识地,创造了这么多套娃吗?焦冻,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的,这不是麻烦你帮我善后了吗?”

“没事,我不介意。”

依然是无关痛痒的表情。

然后,她看到他笑了。就像那天,那个带点狡诘的笑意。

“再说,我很久没有看到过这样的百了。所以,看多一会也挺好的。”

这,这个人真是啊⋯⋯

总是这样子,有意无意的让她心动。

都不知道到底他是故意的还是什么。

“百”。

以 “是?”

她侧起头看向如今已经高了她半个头,悄无声息地捧着她所创造的不倒翁走到她身边,从曾经无知的少年脱变成现成成熟稳重的No.2英雄的轰焦冻,轻轻地答道。

“下周一,你有空吧?”

“咦,是的,那天我休假,怎么了吗?”

四年过去,眼前的女性依靠保持着当初少女时代的清秀,不同的是曾经的肩并肩变成了今天的手牵手,而这段关系会一直持续下去至永远。

“没什么。”

他淡笑道。

我们来一场,久违的约会吧。

后半句,他没有说出口。

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

只是他单纯地,想给她一个惊喜而已。

毕竟她那惊讶之后所绽放的笑容---

可好看了。





#終於填完一個坑很是感動😵😵😵😵😵😵😵時隔兩個月的更新🙈🙈🙈🙈🙈🙈大學開學有很多事情要忙所以消失了那麼久真的很對不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原諒我吧吧吧吧吧吧吧🙇🏾‍♀️🙇🏾‍♀️🙇🏾‍♀️🙇🏾‍♀️🙇🏾‍♀️🙏🏻🙏🏻🙏🏻🙏🏻🙏🏻

#土下座🙌🏻🙌🏻🙌🏻🙌🏻🙇🏾‍♀️🙇🏾‍♀️🙇🏾‍♀️🙇🏾‍♀️🙇🏾‍♀️🙇🙇🙇🙇🙇🙇

#普查:大家是想我填魔王的坑先呢還是轟同學這麼可愛的坑先呢?👻👻😳😳🙈🙈不要告訴我是my hero🌝🌚🌝🌚🌝🌚那可是個大·坑🤡🤡🤡🤡🤡

#最後,感謝閱讀至此的小可愛們😌😌😌😋😋😋💕💕💕

今天根本不是同學聚會而是秀恩愛大會好嗎?!———摘自現役No.1英雄木偶的吐槽備忘錄

(中)

直達列車

(上):1

(下):3


#occ可能

#我英全BG向

#如有雷請自行轉左開門離開

#君=くん

#酱=ちゃん

#桑=さん

#那麼,食用愉快



焦凍你現在在那兒?我到了喔。

來的途中遇到了綠谷,現在在一起走,應該差不多快到了。

嗯,快點呢,大家都興致勃勃的呢!

知道了。現在都來了誰?

嗯,切島くん、三奈ちゃん、爆豪くん、上鳴くん、御茶子ちゃん、響香ちゃん、透ちゃん尾白くん八個人。啊,梅雨ちゃん和常——

"吶吶百ちゃん,你和轟那傢伙最近怎麼樣了!?在一起了嗎!?吶吶吶!!"

正在"啪啪"打著字的八百萬被蘆戶突如其來的提問嚇得下意識地按下了發送的按鍵,簡訊就這麼在打到中途實為半成品的狀態下傳送了出去。她慌忙放下手機並按下鎖屏鍵,慢慢偷偷地收進放在一旁的手提包裡,抬起頭迎向蘆戶充滿好奇心的目光,盡量淡定的說道

"轟くん?我和轟くん怎麼了嗎?我只知道他最近因爲英雄活動的關係,短期的調去了名古屋市,已經很久沒見了。你們是有什麼想知道的嗎?"

"不是說這個啦!這個我們是知道的啦!真的真的什麼都沒有嗎百ちゃん!?你們兩個可是從雄英時期開始就是公認的金童玉女喔!!是絕配哦!!!廟會也一起去了不是嗎!!"

葉隱透率先展開追問,更是說出了知情人士為數不多的機密情報——廟會。

1st hit。

"廟,廟會?那個是碰巧⋯"

八百萬継續佯裝淡定地回道。

"是不是碰巧都沒有所謂啦!只說你們那種老夫老妻的相處模式已經是不讓人懷疑也不行啊!而且啊,轟變成了小孩子的時候你們也是整天黏在一起的吧?真可疑呢⋯⋯"

耳郎響香作為八百萬的閨蜜,自然也掌握了不少情報。雖然幼體化事件眾所皆知,但現在說出來也已經被歸納為證據之一了。

2nd hit。

"這個只是因為我剛巧是第一個發現的人,沒有安全感的轟くん下意識依賴我而已⋯⋯"

八百萬已經不能淡定了,她已經開始緊張了。

"男人呢,只有對抱有好感的女性產生依賴感喔!因為希望對方可以意識到自己的心情,非常男子氣概的行為啊!!轟果然是個男子漢啊!!!"

切島銳兒郎突然開口道,話題的討論方向已經完全變成她的戀愛近況了。

不對,應該是她和轟的戀愛狀況。

更準確一點來說,是她和轟之間的關係去向。

用響香的話來說就是JQ吧?

俗稱姦(和詣)情。

3rd hit。

"切島くん你這完全是會錯意了喔!!?絕,絕對不是這樣的!!"

八百萬說話開始結巴了。

"可是啊我還是記得很清楚的,二年級的職場訓練也是,八百萬你和轟總是前後腳出現,就連選擇的事務所也在相鄰呢!那個時候響香天天都跟我吐槽怎麼每天都見到你倆成雙成對一起上電視新聞直播,簡直是如膠似漆的關係啊⋯⋯!"

4th hit。

右手攔腰圈著耳郎的上鳴電氣難得地一本正經的思考狀,條理分明的訴說著自己的記憶。

八百萬此刻非常的想開口吐槽。

為什麼在這種事上要這麼認真的去思考啊! ?

將現在過份活躍的智商用到別的事上去不是更好嗎! ! ? ?

她拼命的忍住了。

並慌張地回應。

"那個只是因為我們所屬的事務所接下了同一個委託協力完成它而已,並、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哦!"

面對所有人猛烈的攻勢,八百萬已經漸漸招架不住,但大家仍舊興致盎然的將話題延續下去。

這,這,難道今天是傳說中的批(和詣)鬥大會嗎?

有誰可以拯救處於水深火熱之中的她啊! ?

"該不會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已經交往了一段時間了吧kero?感覺這種平平淡淡不引人注目的氣氛很有你們的風格呢kero。"

5th hit。

直覺極其敏銳的蛙吹梅雨一語驚醒夢中人,無形點破了八百萬一直歇力隱藏的直相。而作為當事人之一的八百萬驚得一下子失去了方寸,下意識的被蛙吹的說辭帶著走

"咦!是,是嗎?啊不對,我們根本就沒有在交往啊?!梅雨ちゃん不要這樣說啦⋯⋯"

一直坐在蛙吹身旁旁聽了許久常暗不著痕跡的把玩著那頭墨綠色的柔軟髮絲,在看到女友那銳利的眼神後大概也猜到她胃裏裝的都是什麼了,也終於決定加入話題淡定地開口道

"一年級合宿的時候,晚上的男子大會我們所有人都環繞著理想型這個話題在討論,轟說的就是八百萬你的名字。啊,之後他還用冰封住了說了不該說的話的蜂田,那也是與你有關的,八百萬。"

6th hit。

姦,姦(和詣)情滿滿啊這完全是⋯⋯!

葉隱透的八卦之魂已經完全燃燒起來了。

蘆戶三奈眼裏閃耀著美州豹在獵食時才有的光芒。

慌亂得頭暈轉向的八百萬已經失去了思考能力兼語言功能。

而尾白猿夫亦相當惜時地添油加醋的和應。

"那件事的話我也很記憶猶新呢,畢竟很少見到那麼直接的轟啊!幾乎是一眨眼就把蜂田給凍住了。"

8th hit。

轟くん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當時在說些什麼啊!

他絕對沒有去想後果就這麼說出來了吧! !

八百萬已經無話可說了。

聽到尾白的話耳郎響香不禁扶額。

他們倆其實從一年級起就在花式虐狗吧! ?

她頗為同情的兼帶著憐憫的眼神看向憤憤不平、羨慕嫉妒恨地咬著毛巾,全場唯一的單身狗蜂田。

啊,她忘了還有綠谷。

可人家是最想與其結婚的英雄排名榜首啊!

根本不是一個層次的。

她不禁又再次同情地看了看蜂田。

而吃了一段時間狗糧的蜂田也終於忍不住爆發。

"咱只不過是說了一句"想不到轟你也那麼喜歡八百萬的八百萬級巨乳啊! "而已啊!結果還沒反應過來就已經卡在冰塊裡了啊!"

""下流! ! !這完全是你活該吧! ! ! ! ""

全體女性心有靈犀地一致的怒吼道。

"不過這麼說的話的確像是在交住的氣氛啊!勝ちゃん那個時候還跟我說過,我還竭力否定他的話,這麼想起來的話我還真是蠢啊⋯⋯!"

麗日御茶子托著腮膀子頗為不甘的感嘆道,一直冷眼旁觀的爆豪勝己此時一臉恨鐵不成鋼的看著她,用相當鄙夷的語氣回道

"有點自知自明可是好事啊圓臉女!這麼簡單易懂的事也看不清,你的腦子是擺設嗎?算了,蠢可是你唯一的優點,你應該自豪一點大餅臉。"

"所以說——勝ちゃん你為什麼老是要說這些讓人火大的話啊!!哎呀不好,我也忘了這不怪得你,誰叫你是"長著一張惡人臉最像Villan的假反派英雄"啊?口出狂言也是無可奈何的事,畢竟腦子向villan那邊長歪了嘛⋯⋯!你說對不對啊darling??"

麗日御茶子笑著嘲諷道,毫不客氣地回敬爆豪冷嘲熱諷的嫌棄。

"好,很好,麗日。看來你這腦缺鈣的蠢女人今天終於是活膩了啊!?老子不好好將你整頓一番實在對不起自己啊!!"

切島銳兒郎此刻有點擔心爆豪的青筋。

感覺快要爆了。

他倒是不擔心麗日。

畢竟對方早應該司空見慣了。

作為爆豪的女友。

"來就來,我才不怕呢!本來就是壞人臉嘛!這是你一直叫我圓臉女大餅臉的回禮!!"

麗日継續無畏無懼地張牙舞爪的挑釁著。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投向了吵得火熱的麗日爆豪二人,結束了對八百萬刨根問底式的審問。

八百萬的戀愛審判大會就這樣在不明不白的狀態下拉下了終幕。

她稍稍地舒了一口氣。

終於解放了啊⋯⋯

幸好爆豪くん爆發了。

謝謝你呢御茶子ちゃん。

另一邊廂的轟則是在接收到八百萬的短訊後奇怪的皺下了眉。畢竟短信打到一半就發送了過來,這麼不小心旳舉動可不是八百萬一貫精打細算的風格。是發生什麼了嗎?不過,和A班的人在一起估計也不是出了什麼大事,大概是被拖出去一起瘋玩了吧?想著便將手機放回大衣的衣袋裏,但還是不放心地將音量調至最大,以防萬一。

"是八百萬さん嗎?"

"嗯,說是剛到不久,叫我們快一點,雖然人還未齊。"

他輕輕點頭,有意無意的加快了腳步。同行的綠谷默契的不作聲地跟上了他加快的步伐,什至還善意的以歡快的語氣提議道

"那麼我們就加快腳步吧,轟くん?我也想快點見到大家呢!你也想快點見到八百萬さん吧?畢竟你們那麼久沒見了。"

"是啊,真的,好久不見了。"

作為轟的知心好友,綠谷是唯二知道轟和八百萬的交往事情的,另一個是飯田,不過他估計眼尖的勝ちゃん也已經猜得出幾分來了。他們三人自從英雄殺手斯坦恩事件之後就很要好,假日有時間也總是會聚在一起進行各種各樣的商談。只是最近轟跑去名古屋市進行為期半年的臨時英雄活動,他們就很少見了,更別提事務所遠在千葉市的八百萬。

"轟くん是前天才結束為期半年的英雄活動的吧?都是關於些什麼的呢?"

他好奇的問道。對方停頓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應該如何回答,緩緩的開口說道

"⋯⋯是有關在家庭暴力的環境下成長的孩子的英雄活動。"

"啊,很有轟くん的風格呢!"

"是嗎?"

轟以平淡的語氣問道,綠谷則笑著拍了拍對方的肩旁表示自己的認同。然後,他好像聽到了有人在拼命大聲喊他們的名字,而且聲音越來越近。

是錯覺嗎?

"綠谷くん!轟くん!你們兩個,真是的,到底在聊些什麼,叫了你們那麼多次都沒有反應,我還以爲我認錯人了!!"

突然過度靠近的高分貝的聲音讓他慌忙地轉過頭,發現飯田正一臉嚴肅的看著他們,小腿上的活塞引擎冒著少許的白煙,看來剛剛是在使用個性追上他們。

"啊,飯田。"

"飯田くん!對不起呢剛才沒有聽到你的叫聲!不過,很少見你遲到呢?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綠谷連忙向飯田道歉,但也問出了心中的疑惑。畢竟在他的印象之中一絲不苟的飯田向來都非常守時,會遲到什麼的簡直是異想天開。

"啊,這個的話,是因為顧著和發目研究下次的約會地點,不小心忘掉時間了。"

有一瞬間綠谷以為自己聽錯了。

發,發目?

"約,約約約,約會?!"

看吧,腦衝擊太大連說話都不利索了。

"發目?"

為什麼轟くん可以表現得這麼淡定啊?

"是的,和發目的約會。怎麼了嗎?"

當時人一面理所當然的說道。

"不,不不不,飯田くん你什麼時候和發目さん在一起了?!"

綠谷現在有點懷疑人生。

這還是他認識的那個戀愛絕緣體飯田天哉嗎?

再說,為什麼是發目さん?

當年你不是很抗拒她的嗎?

"你指的發目是當年雄英輔助科的發目明嗎?"

轟くん你為什麼還是那麼泠靜啊啊啊? !

"?沒錯啊是她,我是在半年內開始和她交往的。啊,並沒有特別要瞞著你們的打算,只是最近我們都沒有聚在一起所以沒有機會跟你們說,這種話題當面說的話會比較好吧?只是,你們怎麼都一副這麼微妙的表情?"

不,不是這個問題。

他們當然微妙了啊啊啊啊啊! ! !

他們能不微妙嗎! ?

"總覺得,有點驚到了。"

轟平靜地評論道。

為什麼是評論的語氣?

不,這重點完全錯了好嗎? !

"因為完全是兩種性格的人啊,雖然都是很容易在某一事物上過度專注得廢寢忘餐的性格就是了。"

綠谷努力維持著即將蒸發的理智,慌慌張張地分析道

"我可也是一直都很想有個女朋友的啊!!!"

飯田一改平常正經八百的樣子,悲憤的大喊道。

啊,他懂。

畢竟,他們班的人太閃了啊!各種意義上的。

的確會叫人羨慕呢。

但是,他還是很難想像這番話是飯田くん說的。

他是那個禁慾的飯田くん啊! ?

只可惜事實擺在眼前,他是非啃下肚不可的了。

總覺得今晚會嚴重消化不良啊⋯⋯某種意義上來說⋯⋯

"不是這個意思啦啦啦!!話說,你們兩個至今還有聯絡嗎?!"

"和同學保持聯絡是基本中的基本,更何況發目是輔助科的天才!那時候掘挖英雄也說過的吧?要和發目搞好關係,所以我很早就問她拿通訊地址了。而且你們也知道的,我左手碗的後遺症,也不是全冶好了,所以時不時會和她聊到輔助器的問題上,久而久之就熟絡了。"

飯田一本正經的回道。

那一刻,綠谷覺得他熟悉的飯田回來了。

只可惜那也只是曇花一現。

因為他發現,原來飯田くん也會撩妹啊⋯⋯

撩妹啊⋯⋯

妹啊⋯⋯

啊⋯⋯

然後,他又想到了些什麼——

飯田くん這麼戇直的人不會是被發目さん給騙了吧? !

"原來如此,不過飯田くん,你沒有被騙吧?發目さん是認真的吧?不是像一年級對人戰那時在做實驗吧?

"這方面的話綠谷你不用擔心,我也是有吸取教訓向她刨根問底的,而她也有認真的在回答我,為此我們什至用上了三個小時來肯定雙方的心意。放心吧,發目她就算再喜歡胡鬧,在感情這些事上她也是有分寸的。"

飯田正色,有理有據地回答道。

"是,是嗎⋯⋯"

三小時啊⋯⋯

看來是有認真地好好談過了呢⋯⋯

不對,用了三小時嗎? !

有必要談上三小時嗎? !

不不不,這可是飯田くん和發目さん啊?


對於他們來說三小時算短了吧?

算了,他們高興就好。

綠谷放棄掙扎,在心裏默默地舉了白旗表示投降,接受這不現實的現實。

"⋯⋯飯田你以後會是妻管嚴吧,大概。"

途中起就開始沈默的轟像是下定決心似的,說出了與剛才的對話完全不搭邊的話題。

不要告訴他,轟くん剛才之所以那麼泠靜是因為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他已經不想知道真相了。

"為,為什麼​​轟くん你會如此斷定!?"

飯田くん你為什麼是驚訝的那個啊! ?

這不是明擺著的事實嗎? !

你的女朋友可是發目さん啊! !

那個自我中心到極端連青山くん也自愧不如的發目さん啊! ! !

雖說現在是能正常溝通到就是了。

"這個嘛,我剛才一直就在想,大概是因為發目思維太過跳脫的緣故吧。跟麗日一樣。"

剛才一直在想⋯⋯

一直在,想。

果然是這樣嗎! ?

所以才這麼無動於衷嗎? !

"的確,發目她———不對,我這不就變成認同你的說法了嗎?!"

綠谷已經不想再介入這兩人的對話中了。

會很累啊⋯⋯

"你們兩個,到了喔⋯⋯"

他強打精神的笑著說。

"是嗎,那麼進去吧。"

轟自然的越過他不緊不慢地拉開了簾門,飯田則是站在門口向門內九十度鞠躬大聲的說道

"我們來了諸位!遲到了真的非常抱歉!!"

一如既往的誇張呢飯田⋯⋯

綠谷默默地在心裏吐槽,而第一個看到他們的蘆戶則是雀躍不已的向三人揮著手,興高采烈的對拿著餐牌的八百萬說道

"大忙人們終於來啦!!這樣就齊人了! 八百萬,下單下單!!"

"啊,好的。"

被點名的女性應聲回應,按下了一直擱在桌邊被遺忘的服務鐘,等待服務員的到來。轟慢慢走到女性的身後,無視旁人的吵鬧,只是默默地註視著跟前的女性。柔順的黑髮,白滑的肌膚,以及熟悉的水仙百合香水味,是他日日夜夜思念了半年的人。只見女性轉過頭,露出了那好看的笑容,輕聲說道

"好久不見呢,轟くん。"

"啊,好久不見了,八百萬。"

唯独在恋爱的事情上眼尖犀利的蘆戶在看到兩人的互動後很快就在心裡得出了結果。

不對啊這過於平淡的畫風,絶對有什麼姦(和詣)情啊!!






#一口氣打了超級多🙈🙈🙈🙈🙈稍微略長對不起啊🤡🤡🤡這篇真的是寫得太觀樂了,讓我腦洞大開啊😂😂😂畢竟大家都超可愛的😆😆😆😆

#然後最近口袋妖怪日月通關了,迷上了格月這對魔性的cp🙈🙈🙆🏽🙆🏽💃🏾💃🏾。簡單一點來說就是偽競敵格拉吉歐X日月女主人公美月🌙🌙🌙🌙中二少年真的超級蘇啊啊啊啊啊啊🤤🤤🤤🤤💕💕💕💕💕所以大概會寫一篇關於他們的同人😍😍😍😍😍

#最後七夕快樂😋😋😋😋👏🏻👏🏻👏🏻👏🏻

明冶妖怪见闻录

#最近在想的BG向設定😌😌
#全員妖怪化感覺超適合的啊😍😍😆😆
#暫定bg向cp:勝茶、轟百、尾葉、上耳、飯發、切蘆、常梅相大三角、波動x天喰😎😎
#如有雷請自行避開
#暫時就只想了那麼多,大概之後會再補上的🙈🙈🙈🙈
#以及這是不知何時會填上的大坑🌝🌚🌝🌚





雪女
对人类的文化富深厚兴趣和好奇心
经常出没于歌舞伎町
最喜欢去的店是荞麦面屋
喜欢吃茶泡饭、栗子烧和羊羹
但更喜欢荞麦面特别是温的
莫名的喜欢㹶花街
寄宿于百万万事屋
百万万事屋的生招牌
青樱楼的琴手
有著作弄身为大天狗的爆豪的爱好
理由是反应很有趣
意外的喜欢䁔炉
随叫随走的天然泠气
雪女一族唯一不怕火的异类
可以操控不知火
最讨厌的妖怪是自己的父亲
最感兴趣的人类是八百万
是个离家出走的好孩子


八百万

拥有灵异体质的普通人类
可以透过天生的阴阳眼看到妖怪
平常以长长的刘海遮掩刻有鬼轮的右眼
自幼身体里便寄宿着红叶狩的灵魂
因此并不害怕鬼怪
却容易被妖怪缠上
为此特地练习了武术
曾是富家千金
百万万事屋的老板娘
青樱楼的头牌
擅于料理海鲜食材
对整天在身边打转的轰感到十分的头痛
由于百万万事屋长期接收在人间流浪的妖怪
成为了妖界传说中的妖怪客栈
百万万事屋一众妖怪的大姐大
喜欢海鲜锅、抹茶黑糖蕨饼、茶碗蒸和草莓大福


丽日

座敷童子
经常流连于和食屋
喜欢各种饭团和汤拉面、四季果子、金平糖和半月烧
实至名归的吃货
能歌善舞
平常在百万万事屋做着看板娘的工作
有时心血来潮会跑到青樱楼兼职
青樱楼金牌舞女
有着胆大妄为的性格
寄宿于百万万事屋
百万万事屋的专属财神
可以操纵运气特别是财运
自身非常的幸运
是把无家可归的爆豪捡回万事屋的罪魁祸首
喜欢调戏爆豪
理由是反应很有趣
意外的是个攻


爆豪

大天狗
因为频频挑战天狗头领的权威而被视为威胁和叛逆赶下了凡间
极其讨厌天神们
根据本人所言貌似与绿谷天生八字不合
但事实并非如此
与绿谷其实是幼驯染
寄宿于百万万事屋
喜欢各种辣的食物、柿饼和五色冷面
意外擅长料理(特别是和食)
包办万事屋的一切家务
是个全知全能的人妻型
实际上拥有非常强悍的战斗力
青樱楼的保镳
经常被轰和丽日二人作弄
为此经常气得七吼生烟
无时无刻都在生气大吼
因此被丽日、绿谷、八百万和轰日复日的提醒记得随身携带甘草糖润喉


梅雨

鬼火童子
待侯着九尾狐波动
是波动的童仆
和八百万是童年玩伴
暗恋着身为妖怪指导的相泽老师
认为青蛙是人间界最可爱的存在
因此言行举止都一一模仿青蛙行动
说话时会如上"kero"的口癖
身体的机动性和跳跃力很强
喜欢日式甜馒头、三色团子和鱼类料理
笑的时候很可爱


绿谷

滑头鬼
乐施好善
特别喜欢小孩子
总是随身带着和果子
寄宿于百万万事屋
虽为滑头鬼但不喜生事
也讨厌不必要的暴力行动
正义凛然
会主动调解偶遇的纷争
青樱楼的另一位保镳
与爆豪是幼驯染
得悉竹马被贬而追着对方来到凡间
是最擅长应付爆豪暴脾气的妖怪
记忆力出众
有点鬼蓄
腰上的鬼切未曾出封
天生妖力厐大但不爱展现
认真起来连天不怕地不怕的爆豪都怕
但从未有人见过他动真格的样子
很喜欢炸猪排盖饭和丼物

叶隠

猫又
活泼开朗
少数拥有隐身能力的妖怪
身手敏捷轻盈
身上暗藏许多的利器
擅长暗杀
神出鬼没
百万万事屋的情报员
青楼楼的歌姬
是尾白的管使
相当喜欢牛奶和雷门米饼

尾白

管狐
体术非常强旱的灵狐
长长的狐狸尾巴相关灵活
有着一对顺风耳
即使是万丈外的距离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对声音非常敏感
很喜欢被叶隐摸头
擅长于探查
百万万事屋的情报员
叶隐个人专属护卫
喜欢炙烧鲑鱼、灸烧比目鱼和煎蛋卷


波动

玉藻前
青樱楼的老板娘
妖艳聪明的九尾狐
江湖第一大美人
有着无穷无尽的好奇心和探究心
收养了被抛弃的年幼的八百万
是如同八百万的母亲一般的存在
妖术高强
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拥有魅惑人心的能力
十分喜欢苹果糖、寿司、鱼生料理和炸天妇罗
酷爱用大量樱花酿制的清酒
永生不老青春不㓕


天喰

彭侯
波动的守护神獣
只为波动一人而存在
是妖界至今唯一天生拥有五元素为核心的妖力的妖怪
阴郁系美男子
讨厌备受注目
喜欢躲在阴暗的角落里
青樱楼类似于看门犬的存在
实质为青樱楼永世隐形的金主
不太习惯阳光
喜欢星空和月光
很喜欢凉拌豆腐波菜、寿喜烧、白玉团子和梅酒
但是酒量很差
很容易害羞面红
经常被波动调戏
和白鬼通形是发小

茶子超美的啊啊啊啊😍😍😍😍
賞心悅目的婚紗啊啊啊啊🙈🙈😆😆💕💕
然後兩人真的超級配啊啊啊啊啊🤤🤤🤤
#未授權轉載侵刪

這位太太畫的勝茶和轟百都是小天使啊啊啊啊啊😆😆💕💕👼🏿👼🏿🙆🏽🙆🏽
太美好了啊啊啊🙈🙈🙈
然後這次也加上了上耳😊😊
好吃到爆炸😍😍
#未授權轉載侵刪

#原圖連接:https://twitter.com/szmy_mha/status/874481220960137216

害羞二人組🌝🌝

大家都超級可愛的啊啊啊啊😆😆💕💕
真好啊青春🙈🙈
#未授權轉載侵刪

#原畫連接:https://twitter.com/szmy_mha/status/881262558518272000

大概是關於身高差的梗?🌝🌚🌝🌚
畫風極良心的太太
發的糖都好好吃💕💕
另一篇是轟百cp的
之前有人發過漢化版
大家有興趣可以去看看呢😎😎




#未授權轉載侵刪

#原畫連接:https://twitter.com/szmy_mha/status/877051740599730177

運動會最高啊真的🤤🤤🤤💕💕💕😆😆😆

#未授權轉載侵刪

夏日祭paro😍😍😍
這位太太超級棒的💕💕💕
畫面唯美得心癢癢想寫個短篇😎😎👼🏿👼🏿👼🏿🙆🏽🙆🏽👯👯

#未授權轉載侵刪